真正的加密采用对加密基础设施的要求是什么?

admin  2023-01-13 22:07  评论 0 条

来源:Coindesk

一位名叫 Kgothatso Ngako 的非洲小哥发现了一个商机,他相信他在非洲的邻居可以从拥有比特币中受益,但大多数非洲人没有智能手机。非洲的互联网普及率仅为 30%,正如宣传的那样,数百万人无法“拥有自己的银行账户”。

Ngako 想改变这一点。作为亚马逊的前软件工程师,他已经致力于将比特币教育材料——例如中本聪的白皮书——翻译成 20 多种非洲语言,包括斯瓦希里语、绍纳语和 Oshiwambo。但还是不够,除非人们有办法真正拥有比特币,否则知识将一文不值。

Ngako 说:“幸运的是,在非洲大陆,GSM 基础设施相当稳固,” 基于这个网络,许多非洲人仍在使用翻盖手机,那么 Ngako 能否利用 GSM 基础设施并创建与比特币兼容的东西?

他辞去了工作并建立了“Machankura”,这个词没有准确的翻译,但 Ngako 说这是一个“通常指金钱的俚语”。Machankura 是一个基于文本的界面,允许通过闪电网络启用比特币的发送、接收和支出,用户可以直接在他们的翻盖手机上创建闪电钱包。在我们的 Zoom 通话中,Ngako 举起手机并演示了功能:一个简单的屏幕提供了 1. 发送 BTC 的选项;2. 接收比特币;3; 余额与历史;4.花费BTC,等等。

Machankura 仍处于早期测试阶段,但 Ngako 表示它已经活跃使用了六个月,他将这样的解决方案设想为吸引更多非洲人的一种方式,他认为早该采用这种方式。

Ngako 说:“从采用的角度来看,比特币目前没达到其应该在的位置,”他指出,2007 年推出的数字(非加密)支付平台 Mobile Money 在肯尼亚拥有 600 万活跃用户,为什么比特币不能做同样的事情?

真正的加密采用对加密基础设施的要求是什么?

或者,为什么没有更多的比特币和加密货币被采用?是什么阻碍了这项技术?最近加密领域负面新闻不断---FTX 和 Celsius Network 的崩溃、非同质代币 (NFT) 泡沫的流行、经济衰退的不安、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言论、宏观环境不友好。

但您也可以将原因归结于不稳定的基础架构。Mysten Labs 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负责人 Ryan Servatius 说:“从广义上讲,驱动 Web3 的基础设施需要迎头赶上”,许多人认为,现在的加密空间就像1990 年代初期的互联网。Servatius 将类比更进一步:他认为互联网在其基础设施成熟之前并没有蓬勃发展。

Servatius 说:“基础设施是关键因素,而宽带普及率是唯一的关键驱动因素”,Netflix 和 YouTube 有现在这个规模,就是因为在美国拥有足够的宽带普及率。Servatius 认为,区块链空间仍处于“宽带前”阶段,我们“仍然需要让基础设施建设到一定水平,让世界能够拥抱快速、廉价的东西。”

对于究竟应该如何改进基础设施,几乎没有达成共识。或者哪些项目将获胜,问 100 个加密领域的人,你会得到 100 个不同的答案。比特币极端主义者、以太坊顽固派和许多有抱负的“以太坊杀手”(如 Solana、Cardano 或 Servatius 的 Mysten Labs)之间的辩论将使众议院议长崩溃,

什么才算是“区块链基础设施”?你可以说每个加密项目——不包括表情包代币——都是一种基础设施。这是一个棘手的概念。  将其与领域中更丰富的赛道进行比较:你可以眯着眼睛想象虚拟世界的虚拟现实;很容易想象 NFT 的艺术作品;你甚至可以理解(如果不认可)“数字价格上涨”投机的吸引力。

但基础设施几乎让人无法感知,也许这就是重点。Darma Capital 联合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 Andrew Keys 说:“普通人不应该对基础设施一无所知,当你在 Orbitz 上买一张飞往某个地方的机票时,没有人会使用 SQL 数据库或 Kafka 数据库,您只需使用 Orbitz,这就是它在互联网上的运作方式”。区块链应该以同样的方式工作:“当区块链起作用时,它会很无聊,”这种体验应该与 Web2 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同,除了“没有中间人抽成 40% 来将司机和乘客配对(Uber),其实它的成本只有 1%。”

这就是目标。而且,如果加密领域想要摆脱加密冬天,就需要在这种无聊的、幕后的、看不见的管道和布线工作上取得真正的进展。这就是广泛采用所需要的——它需要简单易用且有趣。

因此,当我们谈论区块链基础设施时,我们会谈论这七个方面:

全面更流畅的用户体验

新手购买 NFT 是什么感觉?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区块链项目负责人Paul Brody说:“如果你首次试图购买 NFT ,那将是非常可怕的。首先需要在像 Coinbase 或 Binance 这样的交易所创建一个账户,然后打开一个 MetaMask 钱包,转账,连接到 OpenSea 等等。将其与使用 ApplePay 在线购物进行比较,这真是一次非常麻烦的体验”。

Brody怀疑,如果没有更流畅的软件,真正的广泛采用是不会发生的,尤其是对于大公司而言。“对于典型的企业 IT 开发人员来说,它必须足够容易使用,他们必须能够即插即用,而不能是,'嘿,我需要建立一个专业的区块链团队'”。(Brody在安永的团队正在研究这样的解决方案;他们已经试行了一个供应链 Peroni 啤酒项目。)

同样,其他项目正试图让 Web2 公司更容易在消费者端与 Web3 即插即用。以“品牌忠诚度”NFT 为例。我与许多 Web3 拥护者交谈过,他们看好主流品牌使用社交代币、NFT 或 Web3 的其他部分来创建超额奖励计划——类似飞行常旅客账户。 

 Dispatch 项目正在为公司构建直接与加密最终用户通信的方式,例如将消息发送到他们的 Ledger 钱包。然后这会同步到公司的正常 CRM [客户关系管理] 界面,如 Salesforce。Dispatch 的负责人Byron Sorrells说:“我告诉每个人,这就是未来,但我会为你把它放在你的 CRM 中,我们不能指望采用导致用户大规模的行为方式改变,我认为它会是,‘我正在做我一直在做的事情,但在它的背后是 Web3 的魔力。’”

Sorrells 使用与非洲小哥 Ngako 相同的方式:通过为最终用户创建简单的解决方案来扩展加密基础设施。在 Ngako 的案例中,它让肯尼亚人使用他们的短信电话获得比特币。Sorrell 的项目使用企业软件,但注入了 NFT,或者用他的话说,“Mailchimp,但让它成为区块链。”

更好的(去中心化的)钱包

“我们需要真正优秀的钱包,”--Ramp 合作伙伴关系负责人 Paulina Joskow。

Ramp 是一个正在建立连接加密货币与全球金融体系的支付轨道的项目。Joskkw 的看法是:“它们是我们每天如何在加密生态系统中使用和运营的支柱。钱包的现状?我们还没有为下一波主流采用做好准备。”

“Better Wallets”就是 Kgothatso Ngako 在非洲开展的项目,这也是 Ledger 聘请初代 Apple iPod 的设计师 Tony Fadell 来打造其下一代设备的原因。对于该领域的许多人来说,Better Wallets 的使命是一种将加密货币带回去中心化根源的方法。

Serotonin 营销机构的创始人 Amanda Cassatt 说:“我们今年了解到,许多这些非自我托管解决方案——中心化金融解决方案——都存在重大问题。” 她指出 FTX、Celsius Network 和 BlockFi 的崩溃是失控的中心化解决方案。“这凸显了拥有真正良好的用户体验的必要性,同时也让用户能够实现真正的自我监管。”

 FTX 可能并不安全,但它们使用起来非常方便。Cassatt 希望看到同样极其简单的体验,但带有去中心化特质。 

以太坊开发工作室 ConsenSys 的前首席营销官 Cassatt 说:“我真的不认为,如果有人不保管自己的加密货币,他们就不会加入 Web3。不愿完全自我托管是可以理解的。一般人(包括我自己)对必须跟踪 16 个单词的种子短语的想法或者保证硬件钱包的安全感到不安。例如,在购买汽车的几个月内,我丢了车本,不得不花几个小时在 DMV 为我的案子辩护;也许加密可以帮助我“成为我自己的银行”,但我觉得我会搞砸自己的银行” 。

因此,Cassatt 认为,我们需要的不是集中式解决方案,而是更容易实施的去中心化解决方案。Cassatt 看好“渐进式主权”的概念,即随着用户对 Web3 的了解越来越多,他们逐渐成为自己的托管人。

人权基金会首席战略官兼著名比特币倡导者Alex Gladstein说:“目前的任务是让尽可能多的人自行保管他们的比特币,现在,我们不需要为比特币进行任何花哨的软件升级来做到这一点。” 

Gladstein 认为,“基础设施更多是在应用层面。” (例如 Ngako 在非洲的工作以及自托管的 Muun 钱包)Gladstein 承认比特币网络软件最终需要升级,但他说“我们还没有跨过那座桥。”

虽然新手确实很难记住助记词,但 Gladstein 指出,在 1990 年代,他的父母很难记住“电子邮件密码”和“用户名”等奇怪的新术语。他们在显示器上贴满便利贴。最终,我们找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但这并没有阻止电子邮件接管世界。”

建造更好的桥梁

一个区块链与另一个区块链的配合有多好?故障仍然发生。根据 Chainalysis 的估计,这导致盗窃和对系统的信任丧失,因为超过 20 亿美元从区块链桥中被黑客入侵。

Ramp 合作伙伴关系负责人 Paulina Joskow 说:“我真的希望可以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或几年里,根据熊市持续的时间,改进我们在层与层之间建立桥梁的方式,这是必须要做的”。Joskow认为,我们很快就会进入一个以太坊的第 2 层系统(例如 Optimism 和 Arbitrum)将被广泛使用的阶段, “因此,在我们接近主流采用之前,我们需要为人们提供一种安全的方式来在不同层之间交换代币。”

隐私至上

对于那些不熟悉加密领域的人来说,“加密隐私”的概念有点像暗网、非法毒品、洗钱和资助恐怖分子, 隐私听起来有点牵强。

如果你也是这么想的,你应该与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高管Paul Brody谈谈。Paul Brody解释说,隐私对美国企业至关重要,自互联网早期以来就是如此。想想曾经的电子商务,Brody说:“可以说,互联网的杀手级应用竟然是商业--买东西,为此,我们必须有隐私。想象一下,如果全世界都可以看到您在亚马逊购买的所有商品。多亏了 SSL 加密这一乏味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工作,我们才能安全地在线购物。今天的区块链生态系统完全没有这一点,这是当务之急”。

公司同理,也需要将其运营保密。例如,如果一家汽车制造商使用公共智能合约从供应商处购买轮胎,则链上交易可能会被竞争对手发现。Brody 说:“企业供应链的细节非常非常敏感,这就是为什么供应链项目在公共区块链上几乎不可能”。(他在安永的团队正在研究解决方案,其中一些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进行测试。)

Aleo(一个专注于隐私的区块链系统)首席执行官 Alex Pruden 说:“Web3 比我们试图取代的互联网透明得多,如果你给妻子买周年纪念礼物,所有这些都在链上并记录下来,全世界都能看到。” 他认为这是“你没有看到更广泛采用的一个原因”,这就是为什么“零知识证明提供的可扩展性和隐私性至关重要”。

Zero-Knowledge 零知识证明(或 ZK 证明)让您可以在不泄露其他敏感数据的情况下证明某件事是真实的,它只分享需要的东西。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您走进一家酒吧并被要求出示您的身份证件,保镖可以看到详细信息,包括您的家庭住址、身高和驾照号码。但唯一相关的数据是你的生日——你超过 21 岁了吗?在由 ZK 证明提供支持的智能 ID 中,你唯一要向保镖展示的是一个显示“21 岁以上”的信息。

Pruden 对 ZK 基础设施的重要性充满热情,他组织了一场名为“ZPrize”的公开竞赛,以促进其发展和创新。他说到目前为止已经拨款超过 400 万美元;这些奖项授予听起来非常简单的类别,包括“加速 GPU/FPGA 上的 MSM 操作”、“Plonk-DIZK GPU 加速”和“加速 FPGA 上的 NTT 操作”。 

Web3 社会基础设施

Cassatt 预测 2023 年将是“Web3 社交年”,最终将解锁世界上 Twitter 和 Facebook 的去中心化替代方案。 

正如许多人抱怨的那样,区块链通常是“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但这里的问题很明显:你在一个平台上获得的影响力无法移植到另一个平台。

Cassatt 说,如果不在协议层面做更多工作,Web3 社交媒体的主流采用就不会发生,而 Lens Protocol 是她最看好的项目,它允许人们构建自己的去中心化、抗审查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Cassatt 称:“这将吸引大量用户,”部分原因是这个用例“不太依赖价格”,而是提供“Web3 上的真正实用性”。

索引

数据需要被索引以便快速访问。“分析和索引基础设施对开发人员来说真的非常重要,”Aleo 的 Pruden 说。无需深入了解技术(或深入研究“Plonk-DIZK GPU 加速”等内容),关键是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完成索引,集中式或分散式。Pruden 希望看到更多开源、去中心化的索引解决方案出现,因为这些是整个系统“默认”的一部分。Pruden 说:“今天的默认设置是托管基础设施和非自托管钱包,如果我们不反对这些默认设置,那么这些采用规模将继续变得越来越强。”

最后,对于该领域的几乎每个项目都至关重要:

更具可扩展性

多亏了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在比特币上需要 10 分钟的交易现在可以在一毫秒内完成。这一基础设施方面的突破使 Strike(移动支付应用程序)得以在萨尔瓦多推出,为加密采用铺平了道路。虽然关于萨尔瓦多比特币实验的判决仍未定论,但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基础设施中乏味、安静的进展如何厚积薄发。

当然,许多相互竞争的第 1 层项目都在竞相提供更快、更便宜、更环保、更好的以太坊替代品。闪电网络的工作仍在继续(例如帮助开发人员构建对闪电网络友好的应用程序),以太坊本身的工作也在继续。Brody 说:“以太坊确实需要更多的扩展,合并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他认为升级为权益证明是证明以太坊可以“毫不费力地迁移价值 7000 亿美元的关键任务基础设施”的胜利,但这只是更长旅程的一部分。

以太坊的短期重点是分片(sharding),以太坊基金会将其定义为“多阶段升级以提高以太坊的可扩展性和容量”,这将进一步降低费用。完整的路线图由 Vitalik Buterin 亲自绘制,包含“Surge、Verge、Purge 和 Splurge”的里程碑,向 Buterin 致敬,因为“合并Merge”不是最容易押韵的词,让我们祈祷不会出现“Scourge”(天灾)。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vfr/18463.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