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过冬:市值一年蒸发超1.4万亿美元

admin  2023-01-09 21:57  评论 0 条

作者:澎湃新闻记者 王蕙蓉

加密货币过冬:市值一年蒸发超1.4万亿美元,头部机构接连暴雷

2022年,加密行业面临寒冬,加密货币市场总价值大量缩水,降逾1.45万亿美元,期间多家加密公司接连倒塌,引发市场连锁效应。

加密货币总市值降逾1.45万亿美元

根据CoinMarketCap数据,加密货币总市值(Total Cryptocurrency Market Cap)从2022年1月1日凌晨22502.55亿美元降至2023年同期7986.88亿美元,下降14515.67亿美元,降幅达64.5%。

此外,比特币(Bitcoin)、以太坊(Ethereum)等2022年价格表现与整体加密货币市场趋势类似:比特币价格从2022年1月1日上午8时46311.74美元降至2023年同期16547.91美元,降幅为64.3%;以太坊价格从2022年1月1日上午8时3683.05美元降至2023年同期1196.71美元,降幅为67.5%。

“比特币等加密资产已经高度金融化,因此价格大概率摆脱不了周期性规律。”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执行主任于佳宁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称,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资产,其牛熊周期大致为4年一循环,目前正处于减半周期的中期,进入回调周期不可避免。

于佳宁认为,加密市场这一轮深度调整主要与全球金融市场密切相关。当下市场还处于美联储加息阶段的探底行情中,今年以来美联储在货币政策管理上始终处于鹰派,坚定要将通胀回归到2%的目标。全球金融市场均遭受严峻挑战,纳斯达克指数一度创下2020年7月以来收盘新低、标普500指数也曾较1月份高点跌超27.5%,加密市场也不能逃脱资金面的紧张。

一位加密货币观察人士也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加密市场2021年经历了一次较大的牛市,加密资产的估值整体较高。其次,2022年美元大幅加息,风险资产均出现了较大的跌幅。加密市场作为新兴市场,目前还处于基础建设和探索时期,还没有明确的估值方式,所以受到市场情绪的影响比较大,波动率也就更大。”

市场方面,于佳宁指出,随着价格的逐步降低,部分机构用户已进入止损阶段。对于部分机构来说,一旦其投资标的到达止损线,就必须清算出场,因此这些在牛市助推比特币价格上涨的资金,在熊市也是加速下跌的因素。

于佳宁还提及,加密企业和DeFi(去中心化金融)项目的连环暴雷,以及其牵扯的机构大规模连环清算,致使出现踩踏式抛售。

多家加密机构接连暴雷

去年,加密货币市场动荡伴随多家加密公司接连破产。

2022年5月,号称“币圈茅台”的LUNA币项目崩盘。同年7月,币圈对冲基金三箭资本(Three Arrows Capital)、加密借贷平台Celsius Network与Voyager Digital等接连申请破产;币圈交易平台AEX(安银)交易所暂停平台相关服务,并配合警方调查。

接近2022年年末,头部加密货币交易所FTX、加密对冲基金Alameda Research等的破产与FTX创始人萨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被美国指控诈骗、洗钱等八项刑事罪名,使加密货币市场寒冬更是“雪上加霜”,引发币圈地震。加密货币借贷平台BlockFi随之申请破产,其破产程序财务顾问Mark Renzi表示,连续两次对冲基金倒闭、FTX对其救援以及更广泛的市场不确定性共同迫使BlockFi破产。他指出,与Voyager Digital、Celsius Network的破产申请类似,加密对冲基金三箭资本的崩盘加速了加密货币市场动荡,使得BlockFi面临流动性危机。

于佳宁认为,这些机构在本次行情中出现危机,本质上是其对于加密资产的理解不够,以及对系统风险的把控不足,甚至还出现平台挪用用户资金最终形成无法挽回的局面。“许多机构在经历前期牛市后,对于整体金融市场和加密市场过于乐观,快速下跌的市场,以及DeFi的过度抵押和循环借贷使得这些机构被深度套牢,甚至出现抵押资产清算危机。对于行业而言,无疑是最深刻的一次警示。在危机中淘汰这类机构或许也是一种对行业乱象的清洗。”

于佳宁指出,从2022年几大机构暴雷案例来看,这个市场仍存在诸多问题。例如,中心化平台的财务汇报及披露、客户资产管理的透明度仍有待完善和合规化管理,风投机构存在过多高杠杆操作,DeFi 项目的运作机制还需要行业更深入地研究探索等等,尽管这些都是影响加密行业内部小周期运转的因素,但仍对加密行业的负责任创新和可持续发展带来了诸多限制。

上述加密货币观察人士将2022年加密机构暴雷事件归为两类:一类是去中心化链上的算法风险,比如LUNA;另一类是中心化机构资产不透明的风险,比如三箭资本和FTX。“前者的风险在于算法设计上有明显的弱点,容易被攻击;后者的风险是把传统金融机构的模式搬到去中心化市场上,且又缺乏传统金融市场的监管,放大了中心化的风险。两者共性就是人性的贪婪,在加密市场这样缺乏监管的领域里,无论是算法漏洞、还是资产管理人挪用用户资产的贪欲都会被无限放大。这势必让加密市场参与者希望监管介入或用其他方式实现一个更透明公平的市场。”

除了前述负面的暴雷事件,还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9月以太坊正式合并,以太坊主网从工作量证明(PoW)过渡到权益证明(PoS),标志着大规模显卡挖矿时代的结束。

2023年加密行业或将面临更严监管

加密市场的剧烈动荡与多家机构接连崩盘引发各地监管机构的注意。

11月,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要稳慎推进虚拟资产行业在香港发展。“我们既要充分利用创新技术带来的潜力,也要小心防范当中可能造成的波动和潜在风险,更要避免这些风险和影响传导到实体经济。”

同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就加密货币交易所FTX崩盘后有关问题做出声明,并强调“即使一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在新加坡获得了许可证,目前对其监管也只是为了解决洗钱风险,而非为了保护投资者。这与大多数司法管辖区目前采取的做法类似。”

12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下属部门公司财务部表示,美国公司应向投资者披露对加密资产市场的风险敞口,以及近期加密市场动荡对其业务的影响。

上述加密货币观察人士表示,过去一年,加密行业的监管仍处于探索期。“关键在于监管层目前暂时没有对加密资产定性。在加密资产定性之前,各国很难拿出一套系统化,全面化的监管方案。定性了以后,才会全面套用相应市场的监管方式。未来随着加密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趋势上一定会加强监管。”

于佳宁指出,各国对牌照的申请要求不一致,部分国家和地区要求合格,对平台运营中出现的各个环节都有详细要求,有些地区则相对宽松。因此一旦加密机构出现问题,导致投资者受到损失,由于海外的交易平台运营主体难以确定,以及触及到管辖障碍等难题,对交易平台的处置相对困难,投资者保护无法真正实行。

于佳宁认为,各国监管收紧对加密资产的监管力度,保护本国投资者的资产安全以及防范金融风险极为必要。各国监管部门可能会着重于以下几个方面:

1、明确加密资产的法律地位,金融监管部门以及政府的监管标准与监管职责;

2、借鉴加密资产的国际监管思路,建立与完善加密资产监管的法律法规;

3、制定加密资产行业标准,完善诸如加密资产交易平台、加密资产基金等相关公司的准入和退出机制;防范打击洗钱、恐怖融资和逃税等违法犯罪行为,维护金融稳定等。

如何防范加密行业风险溢出?

2022年,不少传统金融机构纷纷探索布局加密产业:2022年4月,德国银行业巨头德国商业银行申请加密资产牌照,成为首个申请加密资产牌照的德国大型银行;2022年10月,新加坡星展银行(DBS)宣布推出自主加密资产交易功能。

与此同时,加密行业对传统金融行业潜在的溢出风险引人担忧。

11月22日,香港金融管理局官网发布《评估加密货币波动溢出至传统金融资产的情况:资产支持稳定币(asset-backed stablecoin)的角色》研究报告(下称《报告》)。《报告》聚焦全球最大的资产支持稳定币Tether,揭示了加密资产所承担的风险可能溢出到传统金融体系,并对金融稳定构成潜在威胁。

当地时间1月3日,美联储、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与货币监理署(OCC)在美联储官网发布加密资产对银行构成风险的联合声明,并强调与加密资产有关的风险不能转移到银行系统。

于佳宁表示,随着以华尔街资金为代表的机构参与者进入加密行业,加密行业与传统金融行业的关联已经越发紧密。

上述加密货币观察人士认为,加密行业在结算确权和透明性上有着独特优势,并且这种优势特别适合金融行业,所以加密行业与传统金融行业大趋势上会越来越紧密。但中间的路途是曲折的,会有很多突发事件,比如FTX暴雷事件让很多投资该公司的传统金融机构损失惨重,影响了传统金融的信心。

于佳宁认为,银行业面临的加密风险更多来自洗钱和诈骗犯罪。相对于传统洗钱犯罪,利用加密资产进行洗钱犯罪更不易被发现和追踪。对于执法机构和银行而言,监测和追踪犯罪资金流动情况、去向较传统洗钱犯罪更为困难,难点在于加密资产洗钱犯罪中匿名、去中心化、全球流通等特性。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vfr/18194.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