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从业者,进入冷静期

admin  2023-01-10 23:31  评论 0 条

来源:“AI蓝媒汇”(ID:lanmeih001),作者:伊柒,编辑:魏晓

Web3从业者,进入冷静期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加密货币玩家冯凌在2022年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定格在31日晚九点半。

“一个寒冷且缺乏信心的冬天。”

他调侃自己是翻车的“资深投机者”,并在下方配了两张图。第一张他在某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虚拟钱包,收益显示为“-10506 USD”;第二张则是一联足彩,买了6块,兑奖100元。

冯凌笑称,这张彩票,是去年除工资外为数不多高回报率的收益了。

自19年初开始关注区块链相关产业后,冯凌经历了“元宇宙”、“Web3”等概念从破圈到普及。

市场短暂的狂热,也让自称“入坑不算晚”的他在风口中赚到了几桶金——作为一类新奇且有回报的投资,冯凌一度觉得“玩币”这项副业很有的赚。不到三年的时间,他在虚拟钱包中积累了几万美元,并变现了其中的大约两万。

“(我)倒卖过一些NFT,有些入手早的还拿到过官方给的空投福利,相当于是分红。不过那都是22年初甚至21年的事情了。”

Web3从业者,进入冷静期

2022年,随着Luna(某加密货币)、FTX(某交易所)等币圈玩家耳熟能详的名词相继爆雷,整个币圈陷入了“估值跳水”和“玩家失去信心”的恶性循环。

具体到冯凌这样的个体投机者,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账户的负数——日复一日的亏损。

“现在,我已经不往里投钱了,安心过年。熬不熬得到下一个牛市?谁知道呢。”

热情和信心都在流失

冯凌说,过去一年币圈带给他最大的启发,就是买任何东西都要冷静且适量,不要想着个人钱包能逃离市场的大逆风。

“冷静,是不要再过分相信营销了,多看看项目方的动态,已经做出了什么,已经有哪些影响力;适量,则是要有预算,我在2022下半年的预算是0,就是不花钱了。只在持有的货币和虚拟资产间兑换,不再往钱包里充值现金。”

看上去像是做到了最大程度地止损,但年底一算,他还是亏了近万美元。

“头部货币价格跳水,提现也不是没有限制。我发现其实所谓去中心化,也不会总让你先赚到太多,大机构还是有办法控制。

无独有偶,人在迪拜、从事视觉设计的画师MAX,同样持有相当数量的加密货币等虚拟资产,也同样因为虚拟币圈的熊市,损失了一笔不小的“真金”。

“从差不多11月2号开始吧,几天赔了10万美元,相当于三、四个项目的工资了。”

和冯凌类似,MAX在加密货币市场的投资也是副业——用存款的一小部分交易货币、NFT,看看能否滚雪球。

但MAX去年赔的钱,或者说年底算下来跟他预期的落差,远比一名“投机者”要多,因为MAX的主业,同样在Web3——他在工作中,需要完成的项目,是Web3内容的视觉设计,包括项目白皮书、可能用到的图像素材等等。

Web3从业者,进入冷静期

往年的红利来源于此,玩家有信心,市场有热情,项目方(甲方)的预算往往也充足,“最多一单,我设计了大概几页Word内容的Web3项目白皮书,转天收到了5w美元的转账。”

而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热情和信心,都在流失。

MAX曾和一个20人的项目团队有过多次合作,团队先前在Binance(币安)和FTX都上线了支持交易的虚拟资产,不巧的是,这两个头部交易所,成为了2022年11月币圈阴跌旋涡的最中心。

2022年11月,有博主通过推文爆料了FTX交易所的财务文件,并声称交易所身背大量债务存在风险。随后,另一家话语权更大的交易所——币安发表声明称其将抛售FTX交易所的对应货币。接踵而至的坏消息,在情绪敏感型的币圈疯传,失去信心的散户跟着大机构,将FTX货币币值从24美元迅速抛售到了个位数(约2美元)。

尽管判断对了币安的强势和FTX的弱势,并从后者及时撤出,但令项目方没想到的是,币安搞垮FTX的操作,对整个加密市场的行情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单日大盘跌幅超过30%,后续多日也不见好转。

经过一番友好但颇为无奈的协商后,项目方提前结束了跟MAX的合作。

“2022年几个项目方给的钱都少,这回直接没了一个。”

2023年,MAX续租了自己在迪拜的合租公寓,继续创作,继续等待可能的上行周期。

“有实体好过炒概念”

随Web3行业一并升温的元宇宙概念,同样没能幸免于风口降温之后的寒潮——着眼未来的行业仍需活在当下,在这个并不丰收的年份降本求生。

好在,对于漂浮在元宇宙概念中,但确有“实体”产业可做的部分企业、部分从业者而言,泡沫消退后的Web3,没那么难过。

“毕竟有技术、有产品,抛去一些概念的壳子,还能经营。”

沈冰曾任职于一家国内头部的数字孪生平台公司,过去的两年间,她的工作一直是对接有线上展会、办公需求的客户,推广公司的“可视化软件”。

“我们主要是to B、to G,大客户有预算我们就没问题,受到冲击相比to C小很多。

沈冰向AI蓝媒汇(ID:lanmeih001)描述,从2020年开始一直到2022上半年,公司的可视化软件业务都运营的相当顺利,尽管客户没出现过爆发式的涌入,但每家企业都有长期的需求,账面上很稳定。

“元宇宙先行,能落地的太少了,有些同行其实是在烧钱做一些自嗨的东西,开个在线展会,让参展商免费参与,赔本赚吆喝,实际产品化后销量、占有率都很一般,C端买不起,G端技术不满足的尴尬一直在。”

Web3从业者,进入冷静期

横向比较,沈冰的公司曾在行业内较为早期的落地并推广了智慧城市、自动驾驶和元宇宙展厅几大业务,收获了较为稳定的客户群体开展商业化。

不过,到了2022下半年,几个客户公司并未提出续约,沈冰任职的部门渐渐发现了阻力,也开始了调整:可视化软件还在做,但是团队需要降薪,部分成员要分到别的组。

考虑到自己研发岗的背景,沈冰选择在十月底离职,跳槽到了一家起步稍晚但同样身处数字孪生赛道,开发可视化引擎的公司。

“主要是把游戏引擎商业化,不再拘泥于开发游戏了。”

先前和沈冰同组的一位同事则被分到了负责虚拟人项目的组里,“在建模方面有些是互通的,不过我主要是负责产品宣传,技术了解的不是很多。”

据这位同事透露,虚拟人赛道目前仍被行业普遍看好,越来越多的公司发现了虚拟人背后划算的成本、可控的人设,以及在Z世代人群中、在各类场景下热度不减的想象空间。

“你看今年跨年晚会,一家一个虚拟人。”

泡沫退去之后

“现在就下结论,或者悲观,太早了”,一位区块链行业的业内人士告诉AI蓝媒汇,“熊市肯定会去掉一部分泡沫,一部分没有耐心、没有信心的投资者或者说投机者。”

但这显然并不是坏事,对于从业者和旁观者而言,市场和行业的冷静更有助于“大浪淘沙”,留下的有海外公链上的NFT项目,也有已经落地产品的影像、数据处理技术,他们的共同点是能应用,且在一定范围内被认可

尽管加密货币圈整年输多赢少,但仍不时有新的优质项目被制作、被发现。2022卡塔尔世界杯期间,FIFA联合部分加密公司推出的球星NFT以及Web3链游,在币圈和普通球迷群体中都曾掀起过热议。

而在更早的2022年6月底,由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移动通信、中国银联、红枣科技等多方合作的BSN项目的单日交易量,也曾超过海外Web3的头部公链以太坊,且并未引入加密货币交易。

这又从另一个维度证明了,围绕技术探索应用,仍有大量想象空间。

“区块链这个行业本身的应用还是越来越广泛的,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分布式应用,云算力、云存储……很多应用都在开展。现在缺的,或许是一个足够有吸引力的应用,让Web3普及开来。”

简言之,泡沫退去之后的行业,或许会更加理性。从业者身处的Web3,也还在上半场。

今日话题

你关注Web3行业吗?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qfg/18306.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