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特专栏 | 白士泮:新加坡应加强准入审核与尽责调查,避免成为披着“金融科技”外衣的不良分子的“狂野西部”

admin  2023-01-06 23:22  评论 0 条
巴比特专栏 | 白士泮:新加坡应加强准入审核与尽责调查,避免成为披着“金融科技”外衣的不良分子的“狂野西部”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注:本文首发于联合早报

原标题:《加密寒冬后的一些思考

2022 年美联储持续加息,全球流动性紧缩,使得人们无法轻易获得低廉信贷进行高风险的加密货币交易, 加密行业开始进入熊市。始于今年5月,加密行业在连续经历 Terra 、三箭资本、Celsius 、 Voyager、 FTX、 BlockFi、Genesis 等大型机构遭遇破产或清算危机,全球加密货币的总市值从去年2021年12月的3万亿美元骤跌至今天不足1万亿美元。

治理、风管和内控的缺失

外部因素的确会造成更艰难的运作环境,但加密业者内部的企业治理,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的缺失,甚至创办人或管理者人为恶意的操纵,欺诈和舞弊,才是导致这一连串加密事件频发的主因。

比如加密货币贷方Celsius 和 Voyager 过度杠杆化在所谓的去中心化金融产品上进行高风险押注,以及Terra出事后用户大量提款导致流动性问题是传统银行特别关注的财务与流动性风险。三箭资本在没有提供经过审计的财务报告的情况下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是传统银行内部控制所谓的“第三道防线“的缺位。FTX和与FTX 创始人Sam Bankman-Fried 有关的投资基金公司Alameda Research之间的关联交易是企业治理最大的禁忌之一。

我们经常听闻加密行业创新者高喊 “去中心化”口号,要打败他们认为是霸权的传统金融机构如银行,但很讽刺的是颇多的加密业者最终却挂羊头卖狗肉,还是以某种中心化的方式运作,甚至操纵市场。更不幸的是这些出事的加密业者没有学习和吸取传统金融机构在治理,风管和内控方面长年累月沉淀积累的金科玉律,反而重蹈覆辙,再次上演多场金融丑闻悲剧!

因此,加密行业创业者乃至所有金融科技创业者都要谨记,金融科技是金融与科技的有机结合,只有应用科技改善金融效率为实体经济服务,並好好实践企业治理、金融风险管理和内控的良好作业方法,才是稳健持久成功的经营之道。

准入审核与尽责调查

据估计,投资者在过去三年里向FTX投入的资金超过18亿美元,而FTX欠10万名债权人的债务在100亿至130亿美元之间。其中,投资资金恐怕将化为乌有,减值至零。这次FTX的倒闭是相当突然,令人震惊,在众多投资者和债权人的意料之外。这显示投资者和债权人对此类科技创业公司的尽责调查有所缺失或者说做得不够完整全面。

由于对加密行业的政策相对开放包容,新加坡在最近2、3年内,吸引了不少海外加密货币公司前来本地创业,区块链和Web3行业活动也非常蓬勃。然而,随着加密寒冬到来,诸多加密货币企业暴雷,而其中有些名声都不太好,或是管理能力问题,或是存在欺诈问题,有些也和新加坡的团队有关,对新加坡的国家声誉造成一些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新加坡政治稳定、资本自由流动、法律制度健全透明、金融人才充足,区域投资产品丰富,近期得到很多全球大富豪和高净值人士的青睐,纷纷来新加坡设立家族办公室或投资公司管理家族财富、投资和传承规划等。

吸取了FTX的教训,在欢迎和鼓励外来人才和资本创业或者投资的同时,我们有必要复审准入门槛的审慎要求,加强尽责调查的有效性,並强化相关政府部门的警惕性和执行能力,确保外来的不良份子无法乘机借助这股科技创业和财富管理热潮潜入新加坡,以维护新加坡长期努力建立起来高水平的国际声誉与公信力。

在考虑风险或创业投资时,一般来说创业公司可能没有太多的业绩可供审核与参考,除了对行业前景和项目纸上可行性的评估外,创始人的品德、领导能力和团队的管理与操作能力就显得非常关键。同样的, 在审核家族办公室或投资公司的准入申请时,一如既往, 我们对财富来源的合法性和正当性要继续严格把关, 绝对不可以妥协!

新加坡今日的金融科技与财富管理行业如日中天,大批海外人才与资本涌入, 也正是这个时候我们不能自满和得意忘形,更加需要理智和智慧,去芜存菁,确保新加坡不是披上科技新衣玩金融空转游戏的“狂野西部”(wild wild west),或者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避难所”。

有鉴于此,我们有必要与时俱进,更新并加强尽责调查的工具与方法。比如除了审核申请者提供的信息外,在评估申请者的品德与信誉方面,我们必须更好的利用科技和网络,寻求多元渠道包括正式或者非正式渠道、多种语言来搜索大面积的公共,官方与私人空间的信息,比如用申请者来源国的语言进行该国相关网络搜索、舆论调查、甚至向申请者接触过的当地人士多了解等。

虽然一个人的品德是不容易精准判断, 但我们还是必须竭尽所能, 做出全面完整的准入评估,还有过后持续的观察调查甚至需要时行政介入也要做到位。我们奉行自由市场经济,因此市场准入是我们确保自由市场经济运作的健康性与公正性关键的守门员。

白士泮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客座教授、李白金融学院院长、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学院院长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qfg/18141.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