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行业再遇“水逆”:巨亏、内乱和出走

admin  2022-11-15 20:22  评论 0 条

文|雷科技leitech 来源:钛媒体

VR行业再遇“水逆”:巨亏、内乱和出走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2007 年,知名商业杂志福布斯发表了一篇诺基亚的封面报道:《坐拥十亿用户——谁能追赶手机之王?》

不管是文章的作者和编辑,还是当时的读者,可能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同年苹果公司发布的 iPhone 会将「手机之王」赶下王座,并且开启了一个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大时代,其影响之深远唯有个人电脑能够与之媲美,实际用户规模更是超越过往一切消费电子,并且将苹果公司送上了商业世界的神坛。

这种史无前例的成功,让消费电子,尤其是计算平台的故事显得无比性感;让 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得以从梦想照进现实;也让 XR(VR、AR、MR 的一种统称)改变世界多了更多可能。

没人可以抵抗这种「诱惑」,苹果也不行。

据 DidiTimes 本周报道,苹果正在推进其 MR 设备的开发,预计将在明年 3 月开始大规模生产,并可能在下月就举行揭幕仪式。这不是苹果 MR 设备第一次透露出时间表,彭博社、The Information 和苹果分析师郭明錤的消息都指出,苹果计划在 2023 年正式发布首款 MR 产品,AR 产品则预计要等到 2025 年。

DidiTimes 的报道还提及,苹果第一款 MR 将面向商业市场,定价较高,出货量有限,相关人士指出:「此前估计,这种设备的年出货量将达到 250 万台。然而,目前粗略估计每年的出货量在 70 万至 80 万辆左右。对于受益于数量的供应链制造商来说,这不是一个特别有利可图的订单。」

苹果不会是第一家选择商业市场推出 MR 设备的厂商。Meta 在早些时候推出了 Quest Pro,面向商业市场,售价 1500 美元;微软 HoloLens 2 仅面向商业机构发售,定价 3500 美元;就算是基于 Pico 4 Pro 的企业版(仅海外市场)定价也来到了 900 美元。甚至更早,谷歌眼镜在折戟消费级市场后,也在 2015 年转向企业市场。

但这些,都不是能够打开大众市场的消费级产品。消费级市场容得下初代 iPhone,难道就容不下 XR 设备?

他们不是没有努力过。Meta Quest 据估算已经卖出了 1700 万台左右,占据 VR 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微软一直在筹划 HoloLens 3 以及消费级项目;字节跳动也在 Pico 4 上倾注了大量心力。

但很可惜,这些努力有的几近被放弃,有的处于巨大的亏损和外界压力下,有的充满了混乱,「下一代计算平台」XR 的未来看上去依然黯淡。

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这究竟是黎明前的黑暗,还是子夜才刚刚降临。

微软离砍掉 HoloLens 头显还有多远?

一个月前的 Meta Connect 大会上,扎克伯格亲自发布了 Quest Pro,还花了大篇幅介绍 Meta 构建元宇宙的努力。而当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出现在演讲过程中,事情就明显不简单了——微软将把 Windows、Teams、Office 以及 Xbox 云游戏等服务全部引入 Quest。

等等,那 HoloLens 呢?

2018 年,微软拿下美国陆军 4.8 亿美元的合同,首批提供 2500 个改装版 HoloLens,但更为重要的,还是后续美国陆军为期十年、价值 218.8 亿美元的大单。

今年,美国国防部监察长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与微软的)合同「可能导致浪费多达 218.8 亿美元的纳税人资金」。此前有报道指出,超过80%的士兵在测试微软 HoloLens 2 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恶心、头痛、眼镜疲劳等负面情况。美国陆军则在后续表示:「最新版本的头戴设备已经达到陆军的大部分评估标准,同时还发现了其他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但据 WSJ 报道 ,微软管理层已经对 HoloLens 失去了耐心,不仅放弃了 HoloLens 的产品更新并削减预算,计划与三星合作的消费级 HoloLens 3 项目也被砍掉;微软还重组了 HoloLens 团队,将其分为硬件和软件团队,硬件方面由微软首席产品官 Ponos Panay 负责,软件方面则移交给负责 Teams(微软职场协作产品)的高管 Jeff Teper。

报道还指,纳德拉每隔两周就会和高管们讨论微软的元宇宙战略,在 7 月一次会议上针对元宇宙表示,「我们正在采取一种以软件为主导的策略。」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纳德拉要为 Meta 和 Quest Pro 站台了。

「我们曾有机会主宰这个市场,」今年刚退休的前 HoloLens 团队主管 Tim Osborne 表示,但微软没有投入足够的人力或财力支持这项工作。

微软在战略层面的不确定以及项目管理的混乱,都让开发团队感到不满。从游戏部门组建的开发团队,开始被调到 Windows 操作系统部门,后面又调到了云计算部门。两年时间,有 100 多名员工离开,很多都去了 Meta Quest。

这不是微软开始预想的未来。7 年前,当微软拿出石破天惊的 HoloLens,科技媒体 兴奋于 HoloLens 的革命性与想象力,包括微软高管也兴奋不已,一个经典画面就是乔北锋佩戴 HoloLens 时脸上洋溢着的笑容。而纳德拉也将 HoloLens 视为「下一个大想法」。

就在 10 月底,在微软工作了 32 年的乔北峰(Joe Belfiore)也要退休了。在对内的公开信中,他说自己意识到陪伴小孩及家人的时间所剩不多,因此未来将以照顾家中 2 个小孩及刚上大学的孩子为主。

我们不知道,微软留给 HoloLens 的时间还有多少。

Meta 遭遇无情现实

还是那场 Connect 大会,扎克伯格除了介绍 Quest Pro 的游戏和社交场景,更多开始强调起了「工作」和 MR 支持。Meta 希望 Quest Pro 不仅能支持用户以虚拟化身(Avarta)的形式进行 VR 会议,更能直接通过 Quest Pro 进行协作和办公,这些努力自然包括引入微软的一系列商业套件。1500 美元的定价,也是瞄准了商业用户市场。

问题是为什么转向企业办公了?据高通透露,Quest 2 发售一年后出货量就突破了千万大关,外界将其视为行业的标志性事件。这意味着 VR 不再只是一个无根之木,千万级的用户规模足够让开发人员持续研发并且从中获利,从而带动用户进入且持续使用 VR,进而反哺整个产业链建立一个新的生态。

在今年初 GDC 大会的公开分享中,Meta Quest 内容生态总监 Chris Pruett 还发表了名为「Meta Quest 如何成为价值十亿美元的生态系统」的主题演讲。同时也是 Quest 2 的大热,直接带动了国内国外大量的 VR 一体机开始涌现。

看上去,Quest 2 理应成为 VR 行业的拐点,成为 Meta 的「初代 iPhone」。

但 iPhone 没有在发售两年后依然亏损,Quest 所属 Reality Lab 部门今年前三季度却已经亏损了超过 90 亿美元,去年全年也亏损了超过 100 美元。巨额亏损不仅动摇 Meta 自己的决心,外界的不满的和施压也在进一步逼迫 Meta 削减「元宇宙」项目的开支。

Meta 的主要股东之一,Altimeter Capital 首席执行官 Brad Gerstner 就发出了一封措辞严厉的公开信 ,要求 Meta 将元宇宙的投入支出限制在每年 50 亿美元以内。

在今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扎克伯格还告诉 Meta 股东,未来 5 年至少每年投资 100 亿美元,到 2026 年软硬件等项目投入保守估计将达到 700 亿美元。而在 iPhone 诞生前的五年间,苹果公司 2002 至 2007 年的研发支出总计为 34 亿美元。

这已经不是 Meta 还叫 Facebook、股价还是 1 万亿美元的时候了。

一方面,全球经济下行,数字广告严重下滑,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等科技巨头也不得不面对整体严峻的市场变化,亚马逊的市值甚至从去年高峰的 1.88 万亿美元跌到了如今的 8780 亿美元,市值蒸发了足足 1 万亿美元。

另一方面,Meta 自身更是在经历严重的下滑,净利润同比下降 52%,自由现金流同比下降 98%,市值剩下不到 3000 亿美元。与此同时,Meta 最寄予厚望的元宇宙平台 Horizon Worlds 更是惨不忍睹,月活用户数量不升反降至不到 20 万。Meta 最根本的社交和广告业务,也面临 TikTok 的竞争和苹果隐私政策的剧烈影响。

就在昨天,扎克伯格宣布了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裁员消息——13%,共计 11000 多名员工将被辞退,从各个社交应用(以 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 为主)的部门到 Reality Lab 的软硬件部门,概无例外。

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说,「我对这个决定负全部责任,而这是我不得不做出的最艰难决定之一。」一位 Meta 前员工则评价称,这场裁员代表了:

「泡沫已经破裂。」

Pico 的内忧和外患

国外看 Meta Quest,国内看字节 Pico。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共识,背靠字节的财力和互联网生态,Pico 隐隐锁定了中国 VR 的龙头宝座。9 月 27 日,Pico 也发布了被字节收购后的首款产品—— Pico 4。

相比两年前发布的 Quest 2,Pico 4 虽然搭载了同一款芯片,但分辨率更高的定制屏幕、提前 Meta 采用的 Pancake 光学方案以及更方便的连接使用体验,都让 Pico 4 成为了国内用户眼下更值得购买的 VR 一体机。

再加上字节不遗余力的营销——不仅是自家抖音和头条等平台,在 B 站、小红书等平台也进行了大量的广告投放和宣传,还签下了知名音乐人窦靖童、乒乓球 WTT 世界杯冠军孙颖莎作为代言人,B 站知名数码区 up 主何同学任体验官,以及预告明年上线的 VR 版《三体》互动叙事作品。

Pico 4 的风头一时无俩。背后是字节的期许——250 万台。据雷锋网引述接近 Pico 的公司高管徐红所称,字节最初为 Pico 4 下了 250 万台的备货指标,并指出:「如果第一个月销量上不去,下面就很难了。」

消费电子产品的初期销量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的销量表现,这也是手机厂商为什么愿意次次在产品发布上投入重金,也往往被外界重视。

而即便作为字节的 P0 级(最高级)项目,并在宣发上投入重金,Pico 4 头 18 天的电商订单也只有 4.6 万份,随后持续走低。新浪科技近日的报道中引述 Pico 内部人士称,Pico 内部对 Pico 4 现阶段的销售数据也不满意,并认为就算是 100 万台的销量目标,想要在今年完成也还差很多。在此之前,垂直媒体 AR 圈在 3 月指出 ,由于初期营销效果超预期,字节将 Pico 的 2022 年销售目标从 100 万台提高到 180 万台。

100 万台的目标都无法实现,这可不是字节想要的。Pico 4 贴着硬件成本定价、定制屏幕、海外首发上市、线下渠道扩张,字节希望的是通过烧钱实现快速铺量,再通过足够多的终端用户吸引内容和开发者,并最终建立一个属于字节的 VR 生态,以面对太平洋对岸的 Meta Quest。

字节有这个野心。2016 年张一鸣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就说:「公司越强大就越往底层走,更往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走,上层可以空出来,比如操作系统、芯片、云。」

但越往底层走,困难和考验也越多。

比起销量上的不理想,Pico 更要命的是「膨胀」了。团队从字节接手时的 100 人左右,一年间快速涨到了 2000 人,内部更是分化出「Pico 派」「抖音派」「新石派(原坚果手机团队)」等不同派系并彼此争抢资源,在美国还有一个相对独立的内容团队,由原本负责 TikTok 内容合作关系业务发展的主管 Sally Wang 接管。

不管是来自字节的「高」要求,还是 Pico 自身的「膨胀」,都让 Pico 团队在面对产品上显得心不在焉。「在产品研发早期,一些技术人员即使发现个别零部件检测时出现细微问题,但只要这些问题不影响当下产品上量,也会默许使用该部件。」上述提到的内部人士指出。

与此同时,Pico 的内容战略也发生了变化。如果翻看 Pico 4 的官网产品页 ,会发现 Pico 在内容生态上完全没有呈现「游戏」,反而主推「健身」和「视频」。

其中「健身」的场景至今存在不少争议,一个核心的要点在于,用户需要配戴一个不轻的头戴设备(Pico 4 596g)健身,然后还要考虑运动中的 VR 眩晕问题——听上去就有问题。

力推「视频」更像是「拿着锤子找钉子」。无可置疑,抖音和 TikTok 让字节有了一个无比庞大的视频生态,此前在视频行业的大量投资也可以部分引入 VR 视频,比如虚拟女团 A-SOUL 在 Pico 的不定期直播,甚至演唱会。

关键还是第三方内容。Quest 可以靠相对庞大的出货量吸引创作者,Pico 却还有很远,只能靠第一方和第二方内容先吸引用户。但或许是供给不够,或是内部的混乱导致,Pico 上先「出圈」的视频内容反而是一些粗制的擦边球直播。

Pico 是有潜力的,字节也有实力的。但字节习惯了大力出奇迹,教育硬件上的失利似乎并没有让字节意识到硬件行业的「事急则乱」,团队的快速扩张、销量目标上的乐观以及生态上的急于求成,都让 Pico 多了一分失败的可能。

苹果能否再次定义「下一代计算平台」?

没有人能忽视苹果的入场。至少从 2016 年库克就开始不间断地表达他对 AR 的兴趣,甚至喊出了「我是 AR 的头号粉丝」。更早之前,库克还说:「AR 是很大的想法,就像智能手机。」

这个时候就没有人怀疑苹果入场的决心了。

多方透露的信息显示,苹果预计到 2025 年才会推出首款 AR 产品,2023 年将率先发布一款基于 VR 的 MR 产品——就像 Meta Quest Pro 和 Pico 4,通过前置摄像头和彩色透视算法实现 MR。

彭博社的 Mark Gurman 称 ,苹果 MR 头显预计将搭载一块 M2 芯片和 16GB 内存,此外还可能有一块专门处理设备传感器数据的芯片——考虑苹果的习惯应该会选择一块旧款A系列芯片。其他方面,The Information 指苹果 MR 的原型机重量约为 200-300g,目标是做到 200g 以内,而 Quest 2 和 Pico 4 的重量都在500g以上。

尽管在推出时间上存在不同说法,但基本可以确定,苹果至少会在明年 WWDC 上展示给开发者。此前传出的 2000 到 3000 美元定价也意味着,苹果首款 MR 将面向企业和开发者,不会瞄准大众消费市场,而消费级 MR 至少要等到一定开发者加入生态后才会推出。

整个业界也都在等。科技评论人潘乱之前提出过一个疑问——谈到 XR 行业,大家为什么都会说最后等苹果来定义?

苹果确实存在定义产品的实力。苹果起家就定义了个人电脑,后来又用 iPod 定义了新的音乐播放设备,更不用说 iPhone 和 iPad 等一系列极其成功的消费电子产品,此外还有每年数百亿的研发费用,其中累积的技术和经验优势可想而知。

更何况微软、Meta 和字节都是软件/互联网巨头,硬件业务传统上就不占优势。

在硬件上核心的芯片,不管是 Quest、Pico 还是 HoloLens(骁龙 850+自研 HPU)都搭载了高通的芯片,然而 XR2 Gen 1 在性能上和苹果 M2 相差甚远。更重要的是,苹果不需要受制于高通的产品更新节奏,最近的例子就是 Pico 4 ——今年发布却搭载了两年前的芯片,明年又要面对搭载新 XR2 Gen 2 芯片的 Quest 3,产品的优势窗口期只有不到一年。

软件和人机交互大概率将是苹果的重点,这不仅因为苹果将自己视为「软件公司」,更因为相比硬件形态上的相对统一,XR 的交互以及软件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基本沿用了 PC 和手机上习惯的设计与交互。就像 iPhone 的成功远不只是硬件,关键还在于 iOS 以及 App Store 生态。

但苹果的 MR 是否能成为改变 XR 行业的关键,现在下判断依然还太早了,硬件不过才揭开一点面纱,软件和交互更是只有只言碎语,至少还要等我们真正见到它,才能看到 XR 是不是快要破晓。

结语:坚持总比放弃更难

今天大概没有人会怀疑 AI 技术的价值了,但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数次 AI 之冬,AI 产业曾被几近推倒。VR 和 AR 也经历过了起起落落的年代,每一次退潮后的涨潮,都恰恰说明了 XR 技术的大势所趋,只不过时机仍未成熟。

本月初,工业和信息化部、教育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体育总局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虚拟现实产业发展的《行动计划》 ,其中提到,我国虚拟现实产业到 2026 年预计总体规模超过 3500 亿元,虚拟现实终端销量超过 2500 万台。

《行动计划》当然不是预言书,也不是商业成功指南。不管是字节、微软、Meta,还是将要正式入场的苹果,一切的投入仍然是一场技术和商业的大冒险,胜败输赢依然不存在定论,整个行业可能还会再次经历起落,放弃是一个更简单的选择,但坚持,则是为了更大的可能性。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qfg/15326.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