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注元宇宙 Soul能否自救?

admin  2022-11-03 15:52  评论 0 条
押注元宇宙 Soul能否自救?

谋求上市,社交应用Soul把注押在元宇宙上。从3D捏脸到最近发布的NAWA引擎,赴美折戟转战港股的Soul拼命套上元宇宙的外衣,但这件外衣既没法遮住下滑的口碑,也掩盖不了连续的亏损。

2016年,「不看颜值看兴趣」的Soul用兴趣图谱在陌生人社交赛道上虏获了注重神交的年轻流量,之后的6年,大量用户在应用商店里与它告别,欺诈、色情、网暴是主要槽点,也是陌生人社交模式躲不过的坎儿。

一批年轻人离开,另一批年轻人续上,Soul的流量在增长,但仍无法盈利,依靠会员付费的增值服务努力支撑着营收,广告、电商造血不足,融资烧钱让这位「灵魂社交」选手3年亏了22.5亿元,上市续命是一个选择。

2021年,元宇宙风起云涌。抓住这根稻草,Soul摇身一变成了「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当年5月,Soul向美国SEC提交了招股书,一个月后突然暂停IPO。今年6月底,Soul转赴港股,「与用户共同建立一个以soul为链接的社交元宇宙」被写进招股书。

细究Soul的「含元量」,3D捏脸这种过时的玩法实在算不上突出,最近推出的NAWA引擎在App内部的话题页上仅有59个浏览量,招股书上,Soul宏大地计划了延展现实XR。距离那个需要利用VR硬件、区块链、数字孪生等数字技术集成的元宇宙,社交软件Soul还差得很远。更坏的消息是,元宇宙概念正在资本市场退烧。

「社交元宇宙」氪金量不少 「含元量」不足

现在打开Soul,那句标志性的Slogan「跟随灵魂找到你」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如果你是新用户,用3D捏脸造个头像是注册流程中的一环,想选个个性一点的发型、眉眼和服饰,付费吧,毕竟这是Soul的主要收入方式。

宫廷发型5 Soul币,脏辫发型3-10 Soul币不等,「Soul币」是Soul内置的付费服务结算方式,60 Soul币12元。实在不满意,还可以在个性商城购入一款个性造型,180 Soul币是打底款。想让头像动起来?上万个Soul币在「超级限定」序列等你。在另一款视频社交软件上,捏个3D头像无需付费,动起来也不过是选择好模式一键生成的事儿。

押注元宇宙 Soul能否自救?

Soul个性商城页面

3D捏脸是Soul最直观的元宇宙体验,氪金量不少,但「含元量」仅此而已。2021年,它在元宇宙概念风起时推出,对不看颜值社交的Soul用户而言,这不过是提供了一个头像的新选择,而对Soul来说,这是一件需要高调强调的大事。

几乎每一个有关Soul涉元宇宙的宣传文案中都会提到它的3D捏脸功能,但这个功能着实算不上新鲜,且不说苹果、三星等主流智能手机在前几年就自带了这个「玩具」,海外的社交软件Facebook在2017年就把捏脸功能VR化了,今年甚至动用了AI算法,把动作识别用在了以虚拟形象玩手柄游戏的场景中。

热衷元宇宙的Soul在今年9月又宣布自主研发了NAWA引擎,据悉,这个引擎具备图像处理和图形渲染技术及美术设计能力,能让用户进行「低成本、高效率、多样化的2D/3D场景塑造」。有人在朋友圈就此打趣,Soul大概要做一个3D的「QQ农场」。

NAWA引擎到底能带来什么产品改变犹未可知,目前仍体现在捏脸功能上,用户可以在捏脸界面中设定发型、发色、脸型、眉形、五官等,捏完后可以使用虚拟形象与其他人进行「萌面匹配」,据悉还能以虚拟形象与其他人视频社交,头像能跟着表情变化实时改变。

Soul研发NAWA引擎的消息上了该App的话题页,浏览量59,有用户询问是否有人体验,尚无人作答。在用户圈没有掀起波澜的新产品广泛出现在宣传文案中,佐以「Z世代」、「沉浸社交」等词汇,配上了元宇宙故事。

从「灵魂社交」急匆匆地奔赴社交元宇宙,是Soul最近两年的事儿。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当年3月,以3D捏脸功能的上线为节点,Soul将社交嫁接在元宇宙上,一些第三方传播文案甚至直接将Soul探索元宇宙概念的时间拉回到了2015年,那时候Soul App都还没上线。

跟风塑造「元宇宙人设」为哪般?2021年5月Soul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IPO招股书后,外界恍然大悟,这个在陌生人社交赛道的资本游戏中披荆斩棘了6年的公司,终于要上岸了,「Metaverse」(元宇宙)被写进了招股书中,估值近20亿美元(约合130亿元)。

意外的是,一个月,Soul突然宣布暂停上市,理由是「公司有其他资本运作的考虑」,大股东腾讯「也支持这一决定」。Soul成为当年一批计划赴美上市但最终折戟的「独角兽」一员。

今年6月30日,Soul重整旗鼓向港交所提交了IPO招股书,至今已经有4个月,暂无最新进展。手里的元宇宙牌还得继续打,NAWA引擎在9月推出。

携元宇宙概念冲刺港股市场,Soul拿出了去年近13亿元营收的成绩单,搞了一年的元宇宙为它赋能的价值并不明显,但3年22.5亿元的亏损暴露了Soul的短板。

流量变现渠道单一  融资输血烧钱

从Soul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看,它上线的6年几乎是一部融资输血史。

6年7轮融资总额超过4亿美元(约26亿元),包括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未披露金额的A轮融资、2600万美元的B轮融资、5700万美元的C轮融资、1.35亿美元的D-1轮和D-2系列轮融资以及1.77亿美元的D-4系列轮融资。

Soul的用户量与资本的加持成正相关,超20亿元的D轮融资期正是它用户量激增的阶段。2019年至2021年,Soul的用户规模翻倍增长,MAU(月活跃用户数)分别为1150万、2080万和3160万,DAU(日活跃用户数)分别为330万、590万和930万。

但这三年也是极为烧钱的三年,Soul用于销售及营销的开支分别达到了2.0亿元、6.2亿元、15.1亿元,23.3亿元的支出超过了D轮融资额,净亏损分别为3.5亿元、5.8亿元、13.2亿元,三年累计亏损22.5亿元。

押注元宇宙 Soul能否自救?

Soul过去三年净亏损22.5亿元

流量在增加,融资在增加,Soul亏损了,这足以说明它的造血能力不足。

招股书显示,2019年以前,Soul的全部收入都来自于增值服务,即虚拟礼物和会员订购。2020年,Soul开始拓展广告业务,下半年实现营收0.13亿元,2021全年营收0.78亿元,占全年收入比重仅有6.1%。2021年开始,Soul试水电商,供好友间互送礼物的好物商场,全年收入不到100万元。

单一的变现渠道让Soul困在了庞大的流量中。2020年2月,Soul的D轮融资开始前,创始人张璐表示「现阶段,赚钱并不是第一优先级」,但产品的变化显示了Soul赚钱的急迫性。

用户陆启(化名)发现,Soul最近几年多了很多「氪金」的入口,比如在社交匹配功能中,想匹配同城用户需要花费10 Soul币购买「同城卡」,想匹配指定城市的用户,得拿11 Soul币购买「定位卡」,「看来这灵魂社交,也得金钱先行。」此外,站内的「Soul游乐园」社交游戏空间里,爆弹喵、Soul狼人等游戏也需要消耗Soul币来提升能力或装扮角色。

有用户在App Store直接评价Soul为「圈钱头把交椅」,因为「改名字要钱,捏头像要钱,房间好看背景要钱……」Soul火爆时,有自媒体曾评价这类社交软件是把年轻人的独孤当生意在做,用户陆启当时觉得无伤大雅,「总不能让互联网公司用爱发电吧。」但现在,他认为Soul有点急功近利了。

一些隐性消费更让许多用户觉得「不地道」。用户刘萌(化名)吐槽,Soul经常会给她推送「有人来偷偷关注你」的消息,但点进去后发现,必须充钱才能看到谁来过她的主页,「之前,查看访客记录是免费的,但现在必须充值会员才能解锁,包月价格为30元,一年是218元。」这种设定让刘萌想起了某些婚恋网站,「很影响对Soul的好感度。」

在赚钱盈利和用户体验之间,Soul选择前者时,口碑开始下滑。

如果社交元宇宙不注重社交…..

以IOS系统的App Store为例,Soul以160万个评分拿到了4.7星的评级,在社交排行榜中排名第六,在这个榜单中,熟人社交产品微信和QQ分别排在第一和第三位,主打年轻化的陌生人社交赛道上,Soul领先于陌陌和探探。

但评价区里,最近一两年的评价与三四年前用户爱屋及乌般的「建设性」评价相比,吐槽铺面而来:「聊天房混乱」,类似微信朋友圈功能的「瞬间」被指为「质量越来越低」,「征婚和找对象的帖子」越来越多,「禁言」和「封号」频繁发生,还有很多「以色情低俗信息引流」的擦边球……

有使用了1400天的用户在App Store里与Soul告别,让他感到难受的是,系统推荐给他的瞬间不再「普通」,所有推荐都是点赞成百上千的「弹钢琴开豪车」和「外国旅游美女大长腿」,「这不是生活,至少不是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就这样吧,再见。」

陆启很怀念2018年时候的Soul,「跟随灵魂找到你」的Slogan让他有一种人与人之间相遇的宿命感,灵魂测试问卷、兴趣星球图谱都让他觉得「这个软件和陌陌、探探那种直抵欲望的东西不同」,它曾经做到了一个「不看颜值看兴趣」的社交圈。

押注元宇宙 Soul能否自救?

Soul App页面

2018年3月,Soul完成B轮融资,在微博、知乎等大众社交平台上高频次曝光。大量用户将Soul推上了APP排行榜的第二位,把上线7年、上市4年的陌陌甩在了身后。

陆启肉眼可见地感受到Soul用户规模的扩张,「在广场每天分享『瞬间』的人多了,匹配用户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但体验变差,「人们好像不再看重社交,我向许多人打招呼,根本不会有回应。」

社交关系的快餐化让女性用户刘萌(化名)的体感更明显,「最开始很多人都是奔着交朋友来的,沟通起来很真诚,但后来许多人聊几句就开始开黄腔,就连分享动态的广场也几乎变成了『相亲角』,」刘萌发现,情色开始充斥于Soul。

2019年,因涉及色情内容、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Soul多次被网信办点名批评。同年6月,国家网信办通报了会同有关部门、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的相关情况,包括Soul 在内的多款应用牵涉其中。随后,Soul App在各大应用商店暂时下架,直到9月才重新上架。

主打不露脸的Soul还被犯罪者钻了空子。裁判文书网上,相关Soul平台的判决文书共有40多篇,有24起判决涉及诈骗罪名,5起涉及帮信罪,4起涉及强奸,其他则为借贷和婚约财产纠纷。

从小众的「心灵社交」走向大众化时,Soul的社交氛围变味。而这些问题靠能捏脸的「元宇宙」是解决不了的,业界领头羊Meta已经给出答案。

社交软件教父扎克·伯格创造了2500亿美元市值的Facebook,但母公司Meta创造的HorizonWorlds「连员工都不愿意玩」。最新的财报中,元宇宙业务Reality Labs带来的本季度营收为2.85亿美元,同比下降近49%,亏损也从去年同期的2.63亿扩大至37亿美元。而Reality Labs今年累计的亏损已超90亿美元,市场预测,未来这一数字仍将继续扩大。

A股市场上,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元宇宙概念股共130只。截至10月31日,130只概念股中仅有16只股价(不复权)上涨,超七成没有跑赢大盘。「V观财报」显示,前三季营收增幅超100%的公司,均不见「元宇宙」贡献。

真正的元宇宙需要VR硬件、区块链底层和数字孪生等一系列硬技术的集成,新形态的虚拟空间出现后,Soul常常强调的「沉浸式社交」才会出现,这是二维的App应用无法完成的使命。而这些硬技术的投入需要真金白银地砸钱,上市公司Meta都顶不住,遑论Soul。

纵观Soul的「灵魂社交」史,其庞大的流量才是最大的财富,头像捏成了3D的或许能卖出好价钱,但这依然没法改变单一的收入结构。奔赴港股上市,Soul讲元宇宙的故事不难理解,但在元宇宙概念股退烧的背景下,资本市场对这样的故事还有多大的兴趣?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qfg/14832.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