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赛道上:Meta激进,字节保守

admin  2022-10-18 20:25  评论 0 条

来源:“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作者:张远

原标题:《元宇宙赛道:Meta向左,字节向右》

近日,字节跳动社交战略的“一进一退”引发媒体普遍关注。一方面,据Tech星球报道,继推出虚拟形象“抖音仔仔”后,抖音又在近期推出了虚拟空间“抖音小窝”。另一方面,有媒体报道字节已经砍掉社交App“派对岛”的项目团队。

可以与字节的产品动作对照解读的,是《华尔街日报》对于Meta元宇宙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的无情揭底——“一个空荡荡的世界”。虽然字节和Meta被视为元宇宙领域针锋相对的两大玩家,它们的策略却呈现出保守、激进的两极。相比遭遇挫折的Horizon Worlds,“抖音小窝”能承载字节的社交野心吗?

Meta的元宇宙为何“空荡荡”?

今年以来,Meta的遭遇可以用“屋漏偏逢连夜雨”来形容,媒体的爆料更是在背后一次次推波助澜。继不久前《纽约时报》报道“42%的Meta 员工不理解其元宇宙愿景”,称扎克伯格正在重蹈雅虎的覆辙之后,《华尔街日报》“再补一刀”。

《华尔街日报》获取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Meta寄予厚望的元宇宙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远未达到最初的预期,不仅20万月活与年底50万的目标相距甚远,而且自春季以来还在持续下降。在Horizon Worlds的1万个独立世界中,只有9%的世界曾被约50人访问过,大多数世界根本就没有用户来访。Meta内部文件将其形容为“一个空荡荡的世界,是多么悲伤的世界。”

为何用户对于Meta描绘的元宇宙愿景并不买账?为何Horizon Worlds的活跃用户数量还不及20年前上线的Second Life?在我们看来,面对来势汹汹的短视频冲击,扎克伯格深陷转型焦虑之中,以至于低估了从VR设备到元宇宙之间的鸿沟。

目前,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交互方式,VR设备都无法打造出完全不同于移动互联网的全新社交体验——真实度、临场感、多维互动性——这些对于刚刚“长出腿来”的虚拟形象来说,显得遥不可及。不同于Second Life之类角色扮演的开放游戏,在没有任务指引的情况下,用户需要在Horizon Worlds中独自探索世界、结识同道,在社交体验残缺且缺乏反馈激励的情况下,冷启动的门槛过高。

不仅如此,Meta还试图把现实世界中的各种场景都移植到VR世界中来,无论是游戏、社交,还是健身、工作。在Meta Connect 2022 上,Meta 宣布与微软合作,将 Office 软件集成到最新头显 Meta Quest Pro 中。

然而,这种覆盖全部应用场景、包办一切的VR设备只满足了抢占入口的野心,却并非是用户真正需要的。如一位Reddit用户的吐槽:Horizon Worlds像是Zoom和Second Life的杂交产物,却并不能满足任何一个细分市场。如果只想通过互联网进行高效率的商务会议,你并不想被奇奇怪怪的头像分心。如果你想通过虚拟形象进行社交,其他平台有更炫酷的头像可用,还附带有更有趣的游戏。

字节为何放弃“派对岛”,开始做“抖音小窝”?

虽然媒体普遍都将字节的Pico比喻为“刺向Meta腹地的一柄利剑“,似乎是在全方位对标其元宇宙业务。然而,只要打开最新发布的Pico 4的产品页面,就会发现字节对于虚拟社交的设想远没有Meta那样激进,它对于VR与元宇宙之间的那道鸿沟心知肚明。

字节不仅没有像Meta一样为Pico搭建一个社交平台,在产品宣传中也并未将虚拟社交作为卖点,而是作为熟人社交的一种新载体——“支持与在线好友实时联系, 一键分享你的 VR 视角到个人抖音。”字节很清楚目前的VR设备只能胜任个人沉浸式娱乐,而非进入元宇宙的入口。

“派对岛”的下线再次证明了字节对于元宇宙的谨慎态度。作为一款元宇宙社交应用,“派对岛”虽然主打“用户通过虚拟化身进行社交互动“,却不过是换了一层皮的陌生人社交而已,所谓的元宇宙元素仅仅只有“个性头像“而已,对于用户几乎不具备吸引力。

如同飞聊一样,“派对岛”始终未能解决社交关系链从何而来的问题,当时用户对于飞聊的质疑,也同样适用于它——“飞聊很像是为了‘聊’,硬做了个兴趣圈子;而不是有了圈子,才慢慢聊得下去。”

或许正是看透了元宇宙社交目前的虚妄,字节才决定“去其名而求其实”,放弃“派对岛”,做起了抖音小窝。相比于初始期一片荒凉的“派对岛“,抖音小窝并非凭空而起,也不存在冷启动难题,而是依托于抖音用户自身形象及社交关系链。用户可以化身为虚拟形象“抖音仔仔“,装扮自己的小窝,拜访并点赞朋友的小窝。

字节不再试图通过目前遥不可及的元宇宙社交“弯道超车”,而是开始专注于加固抖音内部社交关系的激活、沉淀。

抖音小窝很难不给人以QQ空间的即视感,然而QQ空间的活跃是建立在同学等群体性强关系之上,是一种半公开的社交互动方式,用户之所以有装扮空间、互踩留言的动力,不过时为了在群体中展现个性,增进感情。毕业之后的QQ用户则会相继告别这种集体社交游戏。相比之下,抖音社交关系有着更强的私密性,并没有足够动力激励人们去装扮小窝、自我展现。

“元宇宙第一股”也难逃关系链“诅咒”

实际上,抖音小窝更像是对腾讯超级QQ秀的“QQ小窝“的一种“致敬”。在QQ向虚拟形象社交迈出的重要一步——“超级QQ秀”中,“QQ小窝”是重磅彩蛋之一,用户不仅可以随心所欲装扮自己的小窝,还能以虚拟身份走出“小窝”,进入演唱会、电影院、小游戏等各种虚拟场景之中,与其他用户互动。

对于资深QQ用户来说,“QQ小窝”并不陌生,不过是以往空间、家园的升级重生。然而,无论是“超级QQ秀”还是“QQ小窝”,目前都只能用于加固原有的用户关系,即便加入了400M的虚幻引擎,也很难给用户身临其境的元宇宙社交体验,因此仍难以阻止QQ社交关系链的自然流失。

如果盘点一下今年以来的元宇宙社交应用,会发现冷启动时的社交关系链是难以突破的永恒难题,创业者面对从零开始的“不可能任务”,巨头则受限于自身优势,难逃“创新者的窘境”。

就连引爆元宇宙概念的社交平台Roblox,也没能摆脱上述定律。在美国,Roblox更像是一个“寓教于乐”的儿童乐园,大部分新玩家都是通过同学、家人、老师等熟人关系加入进来的,形成了一个牢不可破、高度活跃的社交关系网。

然而,为了降低儿童上手门槛所形成的像素画风、低门槛编辑器、小游戏生态,也成为它打入成人世界的最大障碍。目前,未成年用户在Roblox中仍然占据大多数,仅13岁以下的玩家就占到了48%。这也让“元宇宙第一股”的商业价值遭到了质疑,今年以来股价已经下跌了超过70%。

Horizon Worlds及Roblox的困境,或许说明元宇宙社交平台会比今天的社交平台更加分散,如同平行宇宙一样彼此壁垒森严。虽然早在多年前Second Life就被形容为一座荒凉寂静,与世隔绝的孤岛,然而这里每天仍然有超过4万名用户在游荡。

因此,我们更期待随着VR设备的普及,元宇宙基础设施的成熟,有更多自成一体的元宇宙世界得以涌现,也希望Horizon Worlds的困境能够早日让Meta这样的巨头摆正自己的位置。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qfg/14423.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