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admin  2023-03-05 01:45  评论 0 条

前些日子,有人在网上发布了一个活动海报——金鸡湖游艇Party,声称有一对一的女仆陪身服务,每人收费3000元。随后女仆的照片也在网上流传,而警方回应图片为AI绘制。

AI绘画的作品已经如此逼真,被用来诈骗后果十分可怕。对普通打工人而言,更值得关心的是,在求职软件上搜索“AI绘画”等关键词,会发现有企业已经开始招AI绘画师了。

职业要求需要Stable Diffusion和Midjourney,至于PS等软件有一些底子就行。这相当于赤裸裸抢了很多传统画师的饭碗。       

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AI绘画正真实地改变着美术设计行业。“实际上我们已经能做到很多,只是不想吓到大家,所以一点一点公布。”一个现象级的AI绘画模型背后的创始人这样说。

商隐社采访了多位美术设计行业从业者,有的已经开始拥抱AI绘画,“这个没什么特殊流程,跟取快递一样顺手。”也有人在吐槽AI绘画生成的内容不能被精确控制。

那么,它会“杀死”画师吗?如果是的话,它又将如何一步步“杀死”画师?

当2022年7月Midjourney 的AI绘画服务对外公测开放时,还没多少人知道这家只有11个正式员工的小型独立研究实验室,也没人了解AI绘画。  

仅仅一个月后,在美国科罗拉多州艺术博览会上,一幅名为《太空歌剧院》的画作在数字艺术类别比赛中一举夺冠,这个震惊四座的画作由游戏设计师Jason Allen使用Midjourney完成,AI绘画进入人们的视野。

画作引发的巨大争议让AI绘画火出了圈。评委称,此前并不知道 Midjourney 是 AI绘画工具,即使知道,同样会授予该作品最高奖项。

人们第一次意识到AI做出来的画可以如此精美,意识到AI绘画可能如同当年相机、数字绘画的出现一样,会给绘画设计行业带来一场深刻的变革。

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由AI绘制的《太空歌剧院》)

01 冲击

一盏茶酱是一名平面设计师,从视觉传达设计专业毕业后,入行5年多了,主要负责对政府机关单位墙面美化以及展馆设计。从去年开始,她逐步感受到了AI绘画的冲击。         

“我们设计师做一个图需要(甲方)前期提供策划文案,进行初步创作和后期磨合修改,最终展示不同场景形式的设定尺寸和画面效果。”一盏茶酱告诉商隐社。        

这个过程中,从0到1开始的风格制定、和甲方的对接修改、绘制线稿、颜色调整、不同场景不同尺寸的应用与展示等,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大量的创意。         

而AI绘画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替代设计师满足甲方的需求,且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你去找设计素材网站,就可以看到已经设定好的不同分类、不同场景展示的模板,你只需要更换内容即可,用最低的会员换取一年的AI智能傻白甜模板。网站甚至通过大批量购买设计图和插画图、摄影、视频等,进而扩充网站模板素材量,为AI提供了很大的数据库”。

这还只是低水平的AI技术,如今一些设计网站还上线了类似于Midjourney和Stable Diffusion的AI绘画程序。      

“你打开相关AI绘画等相关网站,只需要输入相关指令,输入你需要的内容,甚至都可以直接进行选择,就可以在最快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完成,大幅度缩短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同时,也不需要对接交接工作。”一盏茶酱说。

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笔者在某素材设计网站用AI生成的图片)

平面设计师要设计一张海报或广告,其中的所有插图都需要手绘,或者找无版权素材图,然后再手动添加文字和图形。这个过程非常繁琐,而且很容易出错。

但是通过AI绘画软件,只需要输入文字指令就能生成想要的素材,后期只要把素材组合,调整细节就可以得到一张精美海报。甚至有的甲方自己动手也能做了。要达到同样的效果,用AI绘画生成素材图,再另找人用PS修图,一般比直接找设计师作海报便宜。

GGAC大赛(全球游戏美术概念大赛)创办人林永民也讲过一个类似的有趣故事,他在一次采访中说:

“有位上市游戏公司大佬调侃了一件事:他本来有几张场景设定图要找外包做,但试了一下AI绘画后发现效果还不错,就把这个外包单子取消掉了。”

他了解到某些TOP级别的游戏公司在做AI的尝试性开发,不住地感慨“一开始大家聊AI绘画还是图好玩儿,结果这么短时间内,身边已经陆续有了商业案例。”      

而招聘软件上“AI绘图师”等相关岗位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深刻反映了AI绘画对美术设计从业者的冲击。  

于是,有人开始担忧职业命运的走向。     

某知名画师在微博上表示“AI绘画会取代低端画师”,引来各方骂战。另有人气画师在微博上回怼“我认为目前AI的算法只要精准投喂,任何风格和技法都是可以模仿的...AI可不管你高还是低。”     

还有一群人注意到AI绘画侵犯了画师的版权,开始集体抵制。

去年8月末,主攻日系二次元画风头像的AI绘画网站mimic的测试版上线,允许用户上传图像让AI学习并输出相同画风的AI画作。没想到刚发布便遭到大量日本画师的抵制,他们集体发表了“禁止将我的作品用于AI作画”的声明,一天后,平台宣布整改。     

去年12月,全球知名视觉艺术网站Art Station的上千名画师发起联合抵制,禁止用户将其画作投放AI绘画系统,认为任由系统学习模仿画作是在侵犯版权。

在AI绘画技术的浪潮前,很多人还在恐慌或者焦虑,抵制或是气愤。但已经有人,有企业,有行业选择了拥抱变化。    

02 加入

小红书博主甜梨冻冻的真实身份是一名程序员。

在劳累的工作之外,AI绘画的出现让她有了放松的角落。“去年12月左右我开始注意到AI绘画。我对这些行业新方向比较感兴趣,又有留学经历,所以很容易搜集到一手信息”。     

她先在微信小程序初步尝试了一下,“发现效果不错,甚至有的图非常惊艳”,转念她就想到微信小程序都能跑通,那么各大平台一定有人在发AI图片,她一搜,果然有。     

甜梨冻冻意识到这是一个副业机会,于是在小红书上做了一个AI绘画的账号。在微信小程序之后,她又尝试了很多AI绘画软件,比如Midjourney、Stable Diffusion、Disco diffusion, DELL-E2等,出于对出图效果和版权的考量,最后选择成为 Midjourney 平台的付费会员。    

“有了灵感就随手记一下,有时间了就测试一下prompt(生成图片的文字指令),成了之后就可以出图了。这个没什么特殊流程,跟取快递一样顺手。

拥抱AI绘画的甜梨冻冻短短三个月的时间积累了近万的粉丝。     

甜梨冻冻的故事只是个人拥抱AI绘画的小小案例,而小文的故事则代表着企业向AI绘画的探索。         

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甜梨冻冻绘制的白粉桃花屋)

小文是上海某汽车设计公司的实习生,他告诉商隐社:“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汽车设计行业也受到AI的影响,像传统汽车品牌奥迪已经尝试使用AI为设计师设计轮毂提供帮助。”现在,国内的一部分设计公司也在尝试这样的方法为设计师提供灵感,推动设计发展。

汽车每次升级主要有两种形式,一个是改款,一个是换代。改款就是微调一些车身上的小细节,比如换一个车灯样式,而换代就要整个改变车的外观。

一些车企在做汽车换代设计的时候,就会与外界专业汽车设计公司合作。例如跑车鼻祖法拉利早期旗下的许多车型就是与意大利汽车设计公司宾尼法利纳共同设计的。    

这个过程中,车企会说明他们的设计需求和设计目标,汽车设计公司会组织团队与其合作展开设计,最后可能会呈现出十几套方案,由车企做筛选。  

这期间会经历繁琐的修改过程,消耗大量人力物力。与此同时,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汽车改款换代都变得更加频繁,2020年之前,一款汽车产品的迭代周期是四到五年,之后这个周期正在变短,以后可能是3年一代,进而留给设计的周期也越来越短。      

传统的奔驰汽车上市前可能经历了两三年的设计,但现在的设计周期连半年都不到。汽车外观设计需要提速,AI绘画的出现,恰恰可以提升效率。   

AI绘画可以帮助设计师打造一个从0到1的过程。“比如想设计一个外观硬朗的汽车外形,就可以用AI绘画的图片融合功能,把奔驰大G、路虎卫士,甚至坦克300的图片扔进去,AI就会批量生成类似风格的汽车外形,在其中找到几张最满意的,然后再人工调整。”

这样操作下来,比人工直接从0到1的设计简单多了。

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小文提供的汽车设计外观)

不止汽车外观设计,动漫、游戏、漫画等很多行业领域,也都开始使用AI绘画。   

在动漫领域,由十九号动漫出品的国产志怪类动画《神弦曲-猫儿与时光铃铛》将在明年上映,在去年12月发布的动画预告片里,三分之二的背景都是结合AI制作的。       

在整个制作过程中,动画设计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要考虑背景、前景以及道具的形状,完成场景环境设计和制作,还要塑造人物或其他角色,绘制出每个造型的几个不同角度的标准页等等。

其中,场景是动画设计里面工作量最大且最消耗成本与时间的,这也是最适于使用AI的部分。 

十九号动漫的的创始人王景说:“(用AI做预告片场景)整个过程2个月做了30多个背景。人力就导演与我两个人。过去同样的工作量一般是由原画师完成,预计需要三个月,也就是说AI在效率上提升了至少30%。并且提供了一种快速制作动画的可能。”

除了场景设计,AI绘画还可以辅助上色。在传统动画的制作过程中,原画师完成画稿的绘制后,上色就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对于普通的12帧率动画,按25分钟计算,需要18000 张图画。对于一个10人的团队来说,约需要2个月才能完成。然而当人工智能参与动画制作后,效率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王景还表示,《神弦曲-猫儿与时光铃铛》的宣传海报和人物设计也打算使用AI来做辅助。      

同样用AI做动画的还有Netflix的《犬与少年》。1月31日,Netflix和小冰公司日本分部(rinna)、WIT STUDIO共同创作了首支AIGC动画短片《犬与少年》,用新技术讲述了一个小孩与一只机器狗的重逢故事。 

在游戏领域,两年烧光两千万濒临破产的游戏团队做出了一款卡牌游戏,名叫《消除与召唤》,它在TapTap上高达9分,AI绘画在其中有着莫大功劳。

《消除与召唤》背后的公司是广州谷季游戏,CEO刘军勇道,虽然最初是因为团队跑路和资金不足而不得不使用AI,但结果确实“真香”。  

按照他的估算,如果继续使用AI绘画,可以将成本压缩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他在事后曾感慨:“由衷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把100万的美术成本缩减成100元。”         

同样用AI绘画软件做游戏的还有《赛博朋克2077》的场景设计师Timur Ozdoev,他在领衔开发的独立游戏作品《Cognition Method》中运用了AI绘画软件,用以制作概念原画和素材生成。 

Timur Ozdoev分享了用AI做游戏的流程。在制作游戏概念原画时,他们首先会对角色的基本设定进行预想,思考出一批关键词,再进入Midjourney进行图片生成。然后以生成的结果为灵感进一步优化关键词,不断重复、调整得到最终版。最后,再使用Unity和Zbrush进行建模与着色处理。  

此外,Steam平台上,由独立游戏开发商Thunderful Publishing开发中的恐怖风格横版动作游戏《疯狂之源(Source of Madness)》也曾采用AI生成怪物和场景。更有推特网友通过AI绘图工具Midjourney生成设定图自制了一款横版射击游戏《shoon》。

在漫画领域,《夏日岛》就是由创意总监史蒂夫·科尔森(Steve Coulson)用AI绘图工具制作的,有趣的是,漫画讲述的是一个怪物被社区接受的故事,映射的便是现实中的AI绘图工具。

显而易见,AI绘画已经在各个领域崭露头角,体现出人类画师难以企及的两大优势。      

一个是超高的工作效率。这点从各个企业应用AI后,数倍、数十倍的提升效率中就能体现。

另一个是超强的学习能力。     

一个画家通过日积月累的练习,通常也只能熟悉特定的绘画方式和画派风格,很难找到一个同时精通素描、漫画、油画、国画等类型的画家。

但对AI来说,所有的绘画类型都是一样的,都是需要归类、学习的数据。只要数据足够丰富,AI可以毫不费力地掌握所有绘画方式与风格。因此,它可以应用在游戏、动漫、工业设计等各种领域,跨越二次元、写实、抽象等各种风格。     

可以看到,AI绘画正逐步地、深刻地改变着与美术、设计相关的各行各业。

03 弊端

当然,AI绘画技术如此崭新,在很多领域,技术的浪潮还未席卷而至,还有很多人、很多企业没有受其影响。

有的人在驻足观望,等待着技术进一步的发展。   

“目前还没对我产生什么威胁,我就是自己画自己的。”自由商业插画师波波对商隐社说,“我要先把基础打好,再考虑AI绘画”。    

某品牌策划公司负责人郭炯明也表示:“目前(AI绘画)对我来说没有影响,身边的同行还不会被影响,以后很难说。”      

炯明擅长的设计领域颇为广泛,品牌logo、产品包装设计、活动海报都可以做,工作之外,也是一名AI绘画的玩家,思考着AI绘画与行业的结合。

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郭炯明用AI绘制的机甲)

也有人唱衰AI绘画,认为AI创造出来的作品毫无艺术性可言,如同被拼凑出来的“尸块”。       

这些人无论立场如何、态度如何,在意的都是AI绘画不容忽视的弊端。     

首先,最常被人提及的是,AI绘画生成的内容不能被精确控制。       

波波主要负责条漫的绘制。所谓条漫,就是以单格(两格或以上数量并排出现)画格由上自下依次排序,通过连续画面叙述故事的多格长条形漫画。   

条漫插画师和设计师的接单流程很类似,“先讲好需求和时间,然后下定金,开始画,画完验收完没问题后打尾款。”     

这期间虽然也会存在多次修改、沟通和效率的问题,但条漫这样的绘画形态本身就相对不容易被AI绘画影响到。  

画漫画需要画风统一,条漫中连续的场景需要保持相同的人物风格,和连贯的人物动作,但AI绘画生成的图片是随机的,很难保持每张图的背景、人物和细节的统一性。      

前文说的漫画《夏日岛》画风保持统一的前提是,作者科尔森输入了某些漫画家的名字作为关键词来限制画风。  

在一次采访中他对此也提出了质疑:“这里存在一个巨大的伦理问题。如果我让AI以尼尔·亚当斯(代表作《绿灯侠和绿箭侠》)的风格生成图像,这对他本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个弊端放在动漫设计中也有体现。比如,AI生成了一个角色的正面图,现在设计师想要这个角色的背面图,AI能生成人物姿势、服饰类型甚至每一处褶皱都能和正面图相对应的背面图吗?不能。如果设计师想要侧面图呢?AI也做不到。

在汽车设计应用中,小文说:“汽车外观之间有AI掌控不了的细微差别,奥迪A4和A6之间,你可能会觉得A4年轻一些,A6稳重一些,就是这种很微妙的变化AI控制不了,你要不断试,而不是有目的性地去投喂各种图片,只有尝试很多组合,最后才能出来你满意的效果。”

2022年6月11日,《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就是通过Midjouney生成大量图片筛选出来的。编辑部表示,生成图片本身较为轻松,但是找到能生成合适图片的指令却并不简单,他们尝试了250次,生成1000张图片后才最终确定了这个拼贴风格的封面。

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

其次,AI绘画不能理解语言逻辑。

知乎上有答主输入指令“腌咸菜的小女孩儿”,结果AI给出了小女孩站在咸菜缸里的图片;让AI画“婴儿肥”,结果AI画出了一个胖乎乎的小婴儿;让AI画河里的三文鱼,结果画中河里的三文鱼都是三文鱼片。       

AI绘画并不能真正理解语义,它只能识别出一个个标签。         

在训练模型的过程中,每一种图片都对应一系列标签,如果输入指令“腌咸菜的小女孩儿”,它就会把带有“腌咸菜”和“小女孩儿”图片中的对应元素拟合在一起,生成含有这两个标签的新图片,但AI本身不能理解“腌咸菜”是一个什么动作。     

对于这个缺陷,知乎24万粉丝的答主“画画的花噎菜”还说了一个梗:        

“前几天群里有人发了个特别帅的火人,一群人惊呼,画的真好,风格真棒,体积感特效质感都在线,焦虑感max!       

然后我在旁边轻飘飘说了一句,它画火人这么好,那让它掏出个打火机点烟试试?         

于是乎所有人都笑了,因为大家都能想象出那副画面,估计能把手指头塞嘴里吃了,或者直接表演咬打火机。”

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笔者用Midjourney绘制的男人用打火机点烟)

最后,是AI绘画上手有一定门槛。     

面向普通用户,以开源模型Stable Diffusion为例,人们想要使用AI绘画,需要在本地部署SD程序,好在1月份有B站up主利用开源代码作出了绿色汉化版的安装包,省去了很多麻烦,否则不擅长英语不懂程序的用户都没有入场资格。         

就算成功部署了SD,使用过程中的报错,如果不是程序员,普通用户很难看懂,硬件上还必须要有最新几代的NVIDIA显卡,否则根本带不起来AI绘画。  

面向企业,外饰设计实习生小文也向商隐社吐槽:“(AI绘画软件)不能算作一个很好的工具,工具推出后,它没告诉企业怎么去用,怎么才能把它用好。很多用法都是企业自己摸索的。”   

当新的技术来临,人们去担心它、质疑它,看重它的缺点,再正常不过。19世纪的“新技术”摄影出现的时候,也曾被画家联名反对;当数字绘画出现的时候,也会被传统画师不屑。        

只是AI绘画的发展不会因为人们的观念发生改变,它正以超乎人们想象的速度进化着。         

04 发展

2021年1月,OpenAI推出了Dall-E(mini)模型,你只要给出一段文字描述,它就能立刻把图给你画出来。当时它做出来画还比较粗糙。

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Dall-E(mini)模型绘制的图片)

仅仅一年后,2022年1月,现象级的AI 图像生成程序Disco Diffusion就出现了,它开始能画复杂一点的氛围图了,但还无法完成人脸。    

三个月后,OpenAI迭代了DALL-E模型,给它喂了6.5亿张图片训练后,DALL-E 2不但清晰度比上一代高4倍,还可以生成准确的五官了。    

紧接着,号称最强的AI绘画软件Midjourney和Stable Diffusion相继于去年的7、8月份出现。    

前者,辅助生成了在美国科罗拉多州艺术博览会上一举夺冠的画作《太空歌剧院》,而后者则以精美的二次元图片席卷绘画圈。

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图源自civitai.com)

也正是这个时候,很多人第一次了解到AI绘画。 

“大概半年前,我关注的博主‘和菜头’每天都会发一些AI绘画,一开始看他发的画都比较抽象,一涉及到具象的东西就不太像。”郭炯明说,“但是上周身边有个同行带我入门,自己玩了一下,发现AI绘画已经进化到了相当高的程度。”   

此时的Stable Diffusion还不能生成真人系图片,但仅仅过了四个多月,今年1月末,新版的Stable Diffusion整合了一种名为LoRA的模型训练方式。     

LoRA模型可以让Stable Diffusion生成非常逼真的真人图片,引发了一阵“赛博coser”的浪潮。    

“赛博coser”的制作者、B站up主勘云工造表示,自己的赛博coser不仅在国内获得了颇高关注,转发到推特后还被很多画师、coser的知名从业者也关注了。

AI正在悄悄“杀死”画师

技术的发展还没完,此时的真人系图片骨骼走向、姿势还不能精确控制,就有论坛大佬研究出了ControlNet插件,可以完成对人物骨骼走势、形态、动作、姿势的精确控制。   

随着Stable Diffusion的不断发展,其早期版本遗留的透视问题、光影问题、场景拼贴等问题得到了一一修正,1.5版本中最典型的手部模型错乱的问题也得到了修正,目前SD已经发展到了2.2版本。  

到了今年2月份,向量图形编辑器、原型设计工具Figma以及图像处理软件Photoshop都引入了AI绘图插件Stable Diffusion。     

Stability AI创始人兼主要投资人埃马德·莫斯塔克表示,创始团队看到这些更新很惊喜,并进一步透露出SD接下来会公开的功能,包括AI视频剪辑与音频剪辑功能:“实际上我们已经能做到很多,只是不想吓到大家,所以一点一点公布。”      

与此同时,从去年8月开始,国内也迎来了一波AI绘画的热潮。     

百度发布了业内首个AI艺术和创意辅助平台文心一格,用户只需输入自己的创想文字,即可快速获取由AI生成的相应画作。    

腾讯上线了“QQ 小世界AI画匠”活动,用户上传照片一键生成专属异次元形象。抖音则上线了 AI 绘画特效,美图秀秀也上线了AI绘画板块。      

从2021年1月只能生成简陋的图片开始,AI绘画仅仅用两年时间,就已经创作出精美的超越人们想象的画作。       

从简陋的实物图到复杂风景图的跨越用了1年,从风景图到卡通人像的跨用用了3个月,到能画出真人照片用了3个月,AI绘画技术在加速进步。     

两年前人们对AI绘画的结果不以为意,两年后已经有人开始心生焦虑,那么以后呢?      

实际上,上面提到的三种AI绘画典型的弊端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补着。ChatGPT的出现让AI绘画有了理解语言逻辑的可能,OpenAI团队正在向着这个方向研发;不能精准控制的问题已经在ControlNet等插件的辅助下初步解决。         

至于上手成本,Disco Diffusion模型时代,在专业显卡上算一个草稿级别的作图, 也需要耗费以小时计算的时间,而Stable Diffusion则实现了在消费级显卡上不到一分钟就能出图。         

AI绘画正以超过人们想象的速度进化,如果不及时拥抱技术,或许很多画师会被AI“杀死”。         

中国围棋王者柯洁,在某站的动态问了一个灵魂问题:美术生或相关从业人员如何看待AI绘画。评论区第一时间就反问柯洁:你对AI围棋怎么看。         

2017年,阿尔法狗凭借强硬的实力席卷围棋界,现在许多职业棋手都不彼此约棋了,而是找AI训练,甚至有的去背AI的棋谱,这就是AI技术带来的改变。         

按照国泰君安研报预计,未来5年,AI绘画在图像内容生成领域的渗透率将达到10%—30%。AI绘画已然站上数字时代的风口。       

画师与AI自然不是对立的关系,但在需求固定的前提下,绘画设计类的市场总要让渡一部分给AI绘画,在这场行业变革的浪潮中,不知道多少画师被掀翻于浪底。

05 结语

90年代是纸媒动画的巅峰时期,2002年左右国内才逐渐普及了数字绘画,那时候没有板绘,一大波动画人学着用鼠标画画,在之后发展出三维动画、Flash等等技术。而现在,出现的是AI绘画。

跟本雅明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中描述的一样,照相技术让大量的文本复制变得轻而易举,从而把艺术从一向被人们所崇敬的神圣“祭坛”上拖了下来,它在摧毁传统的同时,使现代艺术具有了新的特点、价值和接受方式。

两点十分产品总监黎平伟曾说:    

“将近10年一个大周期,出现一次技术突破,往后甚至可能带来指数爆炸级的改变,所以永远要抱着学习的心态向前……因为我们相信一句话:不变的是永远在改变。”

来源:钛媒体、DeFi之道

文:商隐社

作者:第二人生‍‍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dwj/21008.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