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轮周期币圈最大的瓜 故事里就是整个江湖……

admin  2023-01-13 23:15  评论 0 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以下文字属于非纪实的文学创作。

舞台剧:《钱花花》

角色表:

钱老大【DCG】

多多【灰度信托】:钱老大之子

钱花花【Genesis】:钱老大之女

毕(币)公子【Gemini交易所】:开钱庄的二代

张三【3AC,三箭资本】:投机暴发户

欧巴韩【Luna/UST】:金融永动机制造商

暴仔【FTX/Alameda】:另一家开钱庄的“天才”小子,外号“爆炸头”

第一幕 布局

钱老大上台。

钱老大:看这牛市将至,客人大量涌入,必当提前布局。且让我儿钱多多开一个真金换纸巾的生意。【字幕板:真金 = BTC,纸巾 = GBTC。】

钱多多上台。

钱多多:父亲,可是这些望眼欲穿的客人们若是囊中羞涩,竟掏不出真金与我,换我那纸巾,可怎的是好呀?

钱老大:我儿莫要着急。你妹钱花花那厢里再开一个赊借真金的生意,将真金借与那客人们。他们就有源源不断的真金流向你处,你的纸巾也就销量大增了!

钱多多:父亲英明!但小儿仍有一事不明。这客人们为何要抢购我那纸巾呢?

钱老大:儿啊,因为纸巾的价格一直在蹭蹭地飞涨呀!

钱多多:可是,纸巾的价格为何会蹭蹭上涨呢?

钱老大:因为牛市来了,真金的价格在蹭蹭上涨呀。

钱多多:真金价格上涨,为何我的纸巾也会涨价啊?

钱老大:我们把流入的真金存放到美国政府的金库里,由美国大兵保卫,谁都不能动,包括你和我。【钱老大画外音:当然,你每年可以从金库里合法拿走2%的真金呀,我的儿~】然后我们宣称,严格按照真金等比例生产纸巾,投放市场。

钱多多:父亲,你骗我。这真金的价格有涨有跌,咱那纸巾也难保涨跌不定的呀!对于那最精明的大客人来说,他们肯定不会轻易入局的。

钱老大(摸一摸下巴):哈哈哈~ 亲爱的儿子,我料定就是那最精明的客人,也必定会入局的。因为我们的纸巾,要延期6个月交货。供不应求的纸巾,必然会导致纸巾的实际价格超过当时对应的真金的价值,也就是出现溢价。

钱多多:最精明的大客人可不会参与一场长达6个月的赌局。

钱老大:当然。所以他们一定会在买入溢价纸巾的同时,在期货市场做空真金来对冲风险,实现无风险套利。

钱多多:赚大钱还无风险,那可太了不起了!父亲,我猜,大客人们一定会上杠杆,加倍下注的,对不对?

钱老大:太对了!对于大客人们来说,不抓住这个牛市的机会狠狠地赚上一票大的,对不住这个时代给予他们的机遇啊!另外,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客人们到你妹钱花花那里借取真金时,可以使用你这里独家销售的纸巾做抵押物。这样一来,你的纸巾就更加成为紧俏货了!

钱多多彷佛看到金库里迅速堆积成山的真金,两眼里闪着金色的光。

第二幕 对齐

张三上台。

张三(吟诗一首):币圈投机我最牛,永恒牛市我上头。纸巾套利我大赚,成王败寇胜方休!

钱花花上台。

钱花花:张三哥哥,且听我对:高瞻远瞩你最准,穿越牛熊你一人。知行合一你赢定,荣华富贵跳龙门!

张三(上前一步想拾起钱花花的手,钱花花跑开):花花最懂我。今日来找你,是要再借十万金,去你兄钱多多处再套取更多纸巾之利。

钱花花:好的,张三哥哥。没问题,我马上给你安排。且请你到偏厅稍事休息。

张三下台。

毕公子上台。

钱花花(迎上前去):公子到了!

毕公子(趁势拉起钱花花的手):花花,今日要安排多少?

钱花花:十万金。

毕公子:没问题,我这就带你去取。

毕公子牵着钱花花的手,二人一起走下台去。

台上,更换布景:毕氏钱庄的门口。人头攒动。每个人手里都高举着大小不一的真金,要存入毕氏钱庄。背景板上写着几个大字:高息揽储,过期不候!

第三幕 抓手

欧巴韩上台。

欧巴韩(两手画个圆,向空气中猛然一指):哈哈哈,我这金融永动机,研制成功了!超中赶美的高科技,可以申遗的真东西!别人家的本金,还得冒着风险投出去博取收益,以便偿付利息。我发的这钞,印上我的头像开光,从空气中就能生出利息来!开不开心,惊不惊喜,买、还是……买?

张三上台。

欧巴韩(与张三双手紧紧相握):三公子!每次我见到你,就总有一副英雄惜英雄的感觉,发自内心,涌动出来!我是当今crypto世界最顶级的企业家、发明家、实干家,没有之一!你是当今crypto世界最顶级的投资人,没有之一!

张三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没说出话来。

欧巴韩:但是三公子兄。我称你一声兄!我一直坚持认为,作为一名顶级的投资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堡垒!体面的加密贵族,不能再只是醉心于投机套利的勾当。要把雄厚的资本,投资到最有前景的大发明、大项目当中去,作为自身事业的抓手!这样,当下一次,你和美国总统见面的时候,就可以体面地介绍自己的身份,乃是韩氏金融永动机的最大投资人!

美国总统(乱入):哦~~~(恍然大悟状)就是那个和通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机、可控核聚变发电并称21世纪世界新四大发明的韩氏金融永动机呀!(肃然起敬状)

张三(激动状):我投!我all in!

第四幕 闭环

漆黑的舞台。

一束探照灯光突然射向舞台。

地上,光圈之内,躺着的,直挺挺的,一动不动的,正是欧巴韩。

背景音渐起,朦朦胧胧的,嘈嘈杂杂的,彷佛听到很多围观看戏的吃瓜群众,正在议论纷纷。

吃瓜群众A:欧巴韩被K.O.啦?

吃瓜群众B:谁干的?

吃瓜群众C:听说是幕后的花街大佬。【字幕板:花街 = 华尔街】

吃瓜群众D:是的呢。据说花街大佬趁欧巴韩的金融永动机换挡的时候,从毕公子的钱庄里借出了大笔的真金,把欧巴韩的机器砸烂了。

吃瓜群众E:我听说更劲爆的是,本来花街大佬还不知道欧巴韩的机器出了问题。欧巴韩自己一时着急,求助花街大佬来帮忙修机器。结果没想到,人家带着家伙什儿的,不是来修机器的,而是来砸场子的。

吃瓜群众F:得了吧,你们那些小道消息、江湖流言,不足为凭。我亲耳听到欧巴韩的好哥们、亲搭档张三说了,欧巴韩就是被钱老大联手暴仔给做掉的。

吃瓜群众G:暴仔谁啊?

吃瓜群众H:就是开暴氏钱庄的“小天才”、“爆炸头”暴仔呀!

吃瓜群众I:哦,就是那小子呀!

吃瓜群众J:我可是听说他的手也不干净呢。左手吸储,右手就挪用去炒币,最后亏了个大窟窿,还不上了。

吃瓜群众K:是啊。这不,暴氏钱庄也破产了。听说暴仔这小子也被抓到美国蹲监狱去了呢。

此时,又一束探照灯光射向舞台,欧巴韩旁边。光圈里躺着张三,情况不明。

又一束灯光射向舞台,张三旁边。光圈里,钱花花坐在地上,梨花带雨状。

毕公子站在钱花花的旁边。时而搓手跺脚;时而拉扯钱花花,但拉扯不起;时而焦躁地绕着钱花花转圈。

毕公子(声音中带着一丝狠劲儿):钱花花,你还我钱!

钱花花:嘤嘤嘤~ 我没钱。真金都在金库里锁着,谁都取不出。零花钱都被我父亲“借”走了。不信你翻嘛,你搜!你搜我全身上下,哪里能藏得一个硬币!

毕公子(叹息,语气软化):花花,钱老大不是刚给了你十个亿嘛?

钱花花(掏出一张票据,扔到毕公子身上,落到他脚下):给你,你自己看!什么十个亿,就是一张写着「十亿」两个大字的白条呀!

毕公子(咬牙跺脚,以拳击掌):哎!我找钱老大理论去!

毕公子快步走下舞台。

台上,更换布景:毕氏钱庄的门口。人头攒动。每个人手里都高举着棍棒刀枪,一副围攻毕氏钱庄的架势。背景板上写着几个大字:毕大骗子,还我金来!

第五幕 论剑

背景:山清水秀的钱氏庄园。

钱老大端坐于舞台中央,闭目养神。

毕公子在舞台上、钱老大面前,走来走去,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

毕公子(厉声):钱老大!你还我真金来!

钱老大(闭目不睁,冷笑,徐徐说道):与我何干?

毕公子:你女儿钱花花,欠我数十万金!如今储户围我钱庄,我一家老小,性命攸关!

钱老大(缓缓睁眼):又与我何干?

毕公子:是你联合暴仔,害了欧巴韩,坑了张三!

钱老大:老夫和这些江湖小辈并无来往。小心我告你诽谤!

毕公子:你替你女儿钱花花还钱!你还欠钱花花不少钱呢!

钱老大:我欠亲女儿的钱,自会如期归还。

毕公子:你给你女儿钱花花的十亿白条,就是废纸一张,糊弄鬼呢?!

钱老大:十亿白条,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何来糊弄?我女钱花花被张三骗走真金,老夫不得不出手相助,把这笔亏空主动揽到自己头上。

毕公子:你让你儿子钱多多打开金库大门,我要去把本属于我的真金取回来!

钱老大(冷笑一声):笑话!你这是看不起美国大兵手里的枪。金库里的真金,上帝来了也拿不走!

毕公子:钱老大!你!你!你无耻!你不道德!你骗了我!我本以为,你不会对亲生女儿钱花花坐视不管,一定不会让花花出事的。结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父亲!

钱老大(两手一摊):毕公子,你看看,老夫现在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又如何救得了花花,救得了你哟!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吧。送客!

毕公子呆呆地矗立在舞台上。

落幕。【字幕板:剧终。】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dwj/18482.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