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诞生记:虚拟主播“年薪”2万 制作时间缩减近90%

admin  2022-11-21 20:57  评论 0 条

作者:黄婉仪

11月9日,江苏卫视举办了一场元宇宙演唱会《2060元音之境》。这是一场全部由虚拟数字人歌手完成的演出,演唱会以潘玮柏、张含韵、萧敬腾、刘雨昕等歌手为原型,塑造出“潘月半”、“张小花”、“布鲁老师”、“淘气蛋”四个虚拟形象,科技感十足。

今年以来,随着越来越多的数字人偶像走上舞台演出,虚拟数字人逐渐被大众所熟知。作为元宇宙率先破圈的赛道,虚拟数字人进入井喷发展阶段。

数字人的诞生历程并非一蹴而就,在出圈之前,整个行业已为此沉淀了十年之久。从过去花费一年半载的时间打磨一个虚拟偶像,到如今两三个月就可以交付完成一个电影级的超写实数字人,数字人的制作成本大幅压缩。

随着电商直播带货、新闻播报、各行各业的虚拟智能客服等需求,服务型虚拟数字人也迎来了订单爆发期,并催生了面向B端开发的数字人SaaS产品。

2个月打造超写实数字人

“当前,数字人的应用已被市场接受,今年同行业的很多公司都处于订单饱和状态。每隔几天就能看到市场上推出新的数字人,而过去两年还处于几个月才出来一个数字人的状况。”数字人及视觉制作企业数字王国集团(HK.00547)旗下虚谷未来科技CEO唐佳娴表示。

2022年江苏卫视跨年晚会上,通过数字王国集团数字人技术“复活”的超写实虚拟歌手邓丽君登台演唱,引发观众一波怀旧情怀,成为今年这一波虚拟人热潮中的现象级偶像。

早在2013年,虚拟邓丽君就首次公开亮相,在台北小巨蛋和周杰伦一起演唱了《甜蜜蜜》、《千里之外》等经典歌曲。

在过去十来年的时间里,人工智能、建模、渲染和动作面部捕捉等技术发展推动了数字人应用落地,然而其生产制作一直相对“低调”,主要在二次元等小众领域引发小范围关注度,直到近期借着元宇宙风口迎来爆发机遇。

据介绍,2013年诞生的虚拟邓丽君,应用的虚拟人技术还是后期渲染、不能实时互动。到了2022年江苏卫视跨年晚会上,虚拟邓丽君登台表演已经达到了真人级水平,可以做到实时互动。

所谓真人级应用水平,是指超写实高品质的虚拟偶像和节目方的合作时,只需要对接舞台表演、选曲编曲、服装道具等创意设计,这跟真人明星歌手在表演前进行彩排演练一样。要达到如此逼真的虚拟数字人效果,除了高精度的人物造型作为前提,另外“实时渲染”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技术挑战。

唐佳娴表示,数字人驱动从后期渲染到实时渲染的突破,推动了虚拟数字人产业链走向成熟。从此观众可以看到数字人的即时表演及交互,大大拓展了虚拟数字人场景的应用。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机构推出超写实数字人角色作为形象代言人,阿里签约超写实数字人AYAYI作为旗下天猫超级品牌日数字主理人,中国航天博物馆推出首位航天超写实数字人科普大使镜月、《中国诗词大会》节目中亮相的虚拟出题官班长小艾、新华网打造的超写实数字人筱竹先后亮相各大新媒体平台......

超写实数字人能够快速走向应用落地,最重要的推动因素还包括随着技术的成熟、升级,制作周期大幅缩短。

唐佳娴介绍,制作一个像邓丽君这样的电影级别的虚拟数字人,2013年的时候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到了现在,完成交付一个较为复杂的超写实数字人已经可以大幅缩短至2-3个月的时间,

直播带货催生虚拟人SaaS

除了超写实级别的虚拟偶像IP获得品牌方营销的青睐,为迎合各行各业进一步数字化转型发展的需求点,功能型和服务型虚拟数字人也开始涌现。

全国首个数字人产业政策《北京市促进数字人产业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5年)》指出,推广服务型数字人应用,鼓励发展功能型、实用型、服务型数字人应用;推动数字人进入数字消费领域,支持开展数字人电商直播、数字人流媒体制作等业务。

在2020年疫情发生影响下,电商直播带货等线上虚拟经济迎来发展机遇,中科深智CEO成维忠也从中嗅到了虚拟人主播的市场需求,推出虚拟数字人SaaS产品。

相比于动则耗时几个月的定制化超写实数字人,数字人Saas产品让数字人实现秒级生产,基于云端服务、建模、动作捕捉、AI驱动等技术,让客户在标准化的数字人特效库里百搭出丰富的虚拟数字人形象。

比起虚拟数字人技术进步带来的直接推动作用,行业从业者从市场需求出发倒推数字人发展机遇。

“直播平台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应用场景,每天面对电商品牌方十几个小时的直播带货诉求,真人直播模式即使采用轮班制也难以解决问题,而且人工成本不断上升,采用虚拟人直播则可以解决商家投入产出的问题。”成维忠表示,电商直播等产业发展趋势对虚拟数字人产生了极大需求,是市场催生了虚拟人行业的繁荣。

和大品牌才有实力推出虚拟人偶像IP相比,直播带货等功能型和服务型虚拟人的需求是成千上万的,要满足这么庞大的市场需求,虚拟数字人SaaS商业化产品应运而生。

目前,虚拟数字人SaaS领域进入百舸争流局面。腾讯、京东、阿里、字节跳动、百度、科大讯飞等纷纷面向B端推出了数字人SaaS平台,其中大部分SaaS平台在2022年集中推出。此外,海外科技巨头英伟达、Meta、Unity等公司也已相继推出数字人SaaS平台。

这些SaaS平台集数字人生产、内容创作、配套运营服务为一体,使得数字人的生产周期大幅缩短至小时级别、制作成本大幅压缩至数万元,主要应用领域包括虚拟主播、虚拟客服等。

成维忠表示,数字人SaaS产品的定位是在需求庞大的应用市场领域,本身要做的就是一个标准化产品,因为面对的B端客户群体多,用户专业性不强,所以必须围绕用户使用简单这一角度着手SaaS产品的设计逻辑。

据成维忠介绍,数字人SaaS平台首先要满足不同市场对数字人风格的不同需求,因此平台库存要有足够多的数字人形象和素材可供客户选择;其次是帮助客户解决数字人驱动问题,这必须是纯AI驱动。

第三是成本问题,SaaS产品不能定价太高。通过不断实现更加高效的云渲染方案,目前数字人SaaS云服务给到客户的价格已经降至一年2万以下的水平。

数字人还需艺术审美加持

实时渲染、AI驱动等技术和各行业的市场需求催生了数字人产业。然而,数字人的制作依旧陷入了舆论危机。

今年8月,Meta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在社交媒体上宣布,旗下元宇宙虚拟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正式在法国和西班牙上线。同时,扎克伯格还附上了一张他在元宇宙空间中的虚拟形象自拍照。

但是,扎克伯格本人的数字人形象却遭到了群嘲,被众多网友嫌弃太丑了,“数字版的扎克伯格眼神呆滞、四肢僵硬地站在一片绿色的背景中”。

为此,扎克伯格还解释了一番:“我知道我此前发布的照片非常基础,Horizon Worlds的画质会更加好,并且改进速度非常快。”

唐佳娴表示,虚拟数字人不是纯技术的制作工作,它是技术和艺术结合的创作。需要成熟的技术和丰富的审美经验把控,才能呈现逼真且好看的数字人。现在市场良莠不齐,还处于数字人应用爆发初期,相信在行业的共同努力下,共同推进更多的高品质数字人面市,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

11月13日,清华大学元宇宙文化实验室发布《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3.0版》指出,虚拟人角色有一半在传媒娱乐领域,主要应用于品牌营销、广告传播、虚拟歌手、虚拟主播。为了增加用户与虚拟人的交互感,超过八成的虚拟人选用较为明亮的暖色。虚拟人大都突出年轻感,以甜美少女风格为主。人们可选择自身颜值最完美的时刻,创造一个复刻虚拟人,也可在元宇宙中建构明星最完美的面容。

此外,虚拟数字人还需要进行人物角色、性格设定。据艾媒咨询统计的《2022 年上半年中国虚拟人百强榜》,排名前十的虚拟人形象洛天依、柳夜熙、嘉然、泠鸢yousa、乃琳、Hanser、贝拉、小妮、珈乐、向晚。每一个均是有鲜明角色定位的虚拟人IP,“15岁花季少女”洛天依、“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

正如一位投身为客户寻找虚拟偶像合作的品牌主理人士向《链新》表示,所有技术发展到最后都要居于幕后,这是一个“颜值为王”的时代,最重要的是为人类提供情感价值。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dwj/15688.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