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的三个“误判”

admin  2022-11-16 20:33  评论 0 条

硅谷裁员潮正在持续蔓延,Facebook母公司Meta也成为这次寒潮中的一员。

当地时间11月9日,Meta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在写给员工的信中表示,他已决定将公司团队规模缩减约13%,超过11000名员工将被辞退。

这不仅是Meta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也是此次硅谷”裁员潮“中相当大规模的一次裁员,数量几乎是Twitter裁员数的3倍。

过去几年里,Meta飞速扩张,陆续收购了Instagram、WhatsApp等巨头公司,市值一度超过1万亿美元,扎克伯格的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与此同时,公司员工人数也在持续上涨,截至今年9月底,其员工数量达到87314人。

但时至今日,扎克伯格和Meta已难掩颓势。

从Meta最新发布的财报来看,其三季度净利润、营收等多项业务指标均下滑,其中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52%,几乎腰斩,这是Meta十年以来首次连续四个季度净利润出现下滑。

扎克伯格到底做错了什么?

在裁员公开信中,扎克伯格承认了自己错判行业发展趋势,导致公司营收远低于预期,因此不得不通过裁员提高资本效率。但他的误判并不只有这一个。

自去年来,扎克伯格元宇宙,但该项目一直在烧钱,财报显示,自去年年初以来,Reality Lab已使Meta亏损近200亿美元。由于元宇宙业务的巨大的亏损,导致Meta开支急剧上升,公司自由现金流在最近一个季度下降了98%,更为关键的是,元宇宙业务依旧未有起色。

除此之外,持续的亏损也已经让投资人对Meta失去耐心,今年来股价已经跌去七成,但是扎克伯格仍认为现在Meta被严重低估了,并且不顾反对一意孤行坚持押注元宇宙。

寒冬已至,Meta开启降本增效模式,此轮裁员便是降本的举措之一,在裁员的同时,Meta还宣布要把冻结招聘的期限延长到2023年第一季度,并将在未来几个月推出更多成本削减措施。

但在吞金的元宇宙面前,这些降本措施也只是杯水车薪。

1.1万人为扎克伯格的误判买单

”我搞错了,我要为此负责。“裁掉1.1万名员工后,扎克伯格公开道歉。

在提及此次大裁员的原因时,扎克伯克表示自己对未来发展趋势预测错误,导致公司收入远低于预期。

”疫情初期,世界迅速转向互联网,电子商务的迅猛发展带来了超常规的收入增长。许多人预测这将是一个永久性的加速,即使在疫情结束后也将继续下去。我也是,所以我决定大幅增加我们的投资。不幸的是,事情并没有按照我预期的方式发展。不仅在线商务回到了以前的趋势,而且宏观经济下滑、竞争加剧和广告业务损失导致我们的收入比我预期的要低得多。“

扎克伯格,图/Meta官网

Meta的业绩究竟有多惨淡,以至于走到了万人裁员的地步?

在Meta最新发布财报中,营收、净利润等多项业务指标均下滑,Meta第三季度营收277亿美元,同比下滑4%,净利润44亿美元,同比暴跌52%,几乎腰斩。

其中,作为meta最大的收入来源广告业务也在第三季度也出现衰退,广告收入一直占Meta总收入的98%以上,而在第三季度,其广告收入为272.4亿美元,同比下滑3.7%。

Meta的广告收入放缓并不让人意外。一方面,在全球经济下行之下,广告市场萎靡,许多企业主们纷纷缩减广告预算成本,减少广告支出,让严重依赖广告收入的Meta陷入被动局面之中。

另一方面,Meta的竞争对手正在疯狂抢占市场,随着Tik Tok迅猛发展,不少年轻人用户被吸引至该平台,根据移动应用研究公司 Sensor Tower 的数据,TikTok 的下载量已超过 30 亿。今年前三个月,iPhone 用户在 TikTok 上的平均时间比在 Facebook 上的时间多78%。

与此同时,Tik Tok今年也在加速商业化,据咨研公司Insider Intelligence数据显示, TikTok的广告收入可能在2022年增加两倍,达到110亿美元以上。

当Tik Tok等新兴社交应用抢占了Meta大量用户时间和注意力,也就意味着抢走了客户资源,后者广告收入大幅缩水并不令人意外。

为了抢占短视频市场,2020年,Meta在Instagram上面向全球用户推出Reels,今年2月份又在Facebook上推出该产品,但都没溅起多大的水花。

除Tik Tok外,苹果推出的用户隐私保护政策——应用追踪透明度(ATT) ,也影响了Meta的数字广告业务。

去年4月份,苹果推出应用跟踪透明度机制,要求应用程序在跟踪用户行为并提供个性化广告之前,必须征得用户同意。难以提供个性化广告,直接导致Meta广告业务的吸引力减弱。针对此,Meta曾预警称,苹果在隐私政策方面的调整将在2022年造成约100亿美元的负面影响。

内部对行业趋势发展的错判,再加上外部竞争对手的步步紧逼,导致Meta赖以生存的基本盘发生动摇,主营业务收入、利润下降,迫使扎克伯格不得不采取措施控制成本以保利润。

扎克伯格解释道,”我们已经削减了整个业务的成本,包括削减预算、减少津贴、缩减我们的房地产占地面积。我们正在重组团队以提高效率。但仅凭这些措施并不能使我们的支出与收入增长保持一致,所以我也做出了裁员的艰难决定。“

在采取了一系列降本举措之后,裁员似乎已是Meta手中为数不多的砝码,但裁员真的能成为”Meta的救命稻草“吗?

激进入局元宇宙,却没达到预期效果

除了扎克伯格公开承认的对未来发展趋势的错误判断,投入巨资却收益甚微的元宇宙业务,也是造成Meta净利润下跌的原因之一,同样是诱发Meta首次大裁员的原因之一。

去年10月,当股市处在历史高位时,扎克伯格决定将Facebook整个集团更名为Meta,全力押注元宇宙。

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投入也毫不吝啬,从去年到现在,Meta在元宇宙业务上已经投入了150亿美元,但并未对外透露这些钱到底花在了哪里。

韦德布什证券公司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认为,虽然他们花了钱,但却对投资者保密,这可能引发一场灾难。

尴尬的是,斥资百亿美元,Meta的元宇宙业务进展却十分缓慢。Reality Labs的主要业务有软件层面的VR社交平台HorizonWorlds,以及硬件项目Quest。

扎克伯格的三个“误判”

Meta Quest Pro,图/Meta官网

对于HorizonWorlds,Meta最初的目标是Horizon Worlds到2022年年底能实现50万月活用户数,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Meta元宇宙旗舰产品HorizonWorlds未能达到内部的预期,目前的数字还不到20万。大部分人在Horizon Worlds待了一个月就不再返回该平台,而且用户数量自春季以来一直在下降。今年8月,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传了一张自己在Horizon Worlds里虚拟形象的自拍,但由于这张自拍十分僵硬且画质欠佳,因此被疯狂吐槽。

在Meta重金押注的VR设备上,此前Meta推出了Quest,但据猎云网报道,全球Quest出货量也仅仅维持在千万级别,其中不少用户还只是尝鲜,算不上活跃用户。最新发布的聚焦办公场景的Quest Pro由于高昂的售价以及主打办公场景,在市场上也并未有掀起太大波澜。

毫无意外,Meta的元宇宙业务至今仍未带来相应的收益,甚至仍处于亏损与日俱增的阶段,且正在一步步蚕食Meta的盈利能力。

据Meta公布的2022财年第三季度财报,Meta的元宇宙业务部门Reality Labs三季度收入2.85亿美元,同比下跌49%,低于市场预期的4亿美元;运营亏损36.7亿美元,去年同期亏损26.3亿美元,预期亏损30.9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前三季度,RealityLabs已亏损94亿美元,去年亏损超过100亿美元。当下仍看不到亏损缓解的迹象,在业绩展望中,Meta预计Reality Labs在2023年的运营亏损将同比大幅增长。

对于”烧钱黑洞“元宇宙而言,上百亿美元的投入与亏损或许才是刚刚起步。Meta的长期股东AltimeterCapital认为,Meta的元宇宙愿景预计还需要投入1000亿美元、以及10年时间才能实现。

不过,尽管元宇宙业务在不断亏损,但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热衷依旧未有丝毫动摇。

他不仅在公开信中明确表示:”我们已将更多资源转移到少数高优先级增长领域——比如我们的人工智能搜索引擎、我们的广告和商业平台,以及我们对元宇宙的长期愿景。“在一边裁员的同时,也在积极招聘AR/VR 及元宇宙相关职位。

据新浪VR报道,尽管 Meta 决定在全球裁员11000人,但该公司似乎仍在洛杉矶积极招聘。大多数职位似乎都需要 AR/VR 方面的技能,要么直接为 Meta Reality Labs 工作,该部门专注于 VR 硬件和在线社区 Horizon Worlds;要么是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计划中的元宇宙的另一个方面。该公司的招聘不仅限于洛杉矶,还列出了 AR/VR 和遍布全球的其他部门的工作。

尽管扎克伯格一直在奋力为元宇宙解释,并坚信元宇宙是个长期投资,短期不会盈利,然而资本市场又有多少耐心呢?

投资人”抛弃“Meta,扎克伯格无法再乐观

自今年年初以来,Meta股价已暴跌超过71%,处在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Meta的市值一直在走下坡路。

在扎克伯格宣布将公司正式改名为Meta之前,也就是去年的9月份,市值一度近1.08万亿美元,成为万亿美元俱乐部的第五家科技公司。但自此之后,市值一路下跌,如今已经跌至仅剩3000亿美元左右。

投资人已经不再看好如今的Meta ,这早已经不是曾经还唤作 Facebook、市值超过 1 万亿美元的时候了。

但在扎克伯格看来,现在的Meta被严重低估了。

在公开信中,扎克伯格表示:”我相信,作为一家公司,今天我们被严重低估了。数十亿人使用我们的服务连接在一起,我们的社区也在不断扩大。我们的核心业务是有史以来最赚钱的业务之一,未来潜力巨大。此外,我们正处于领先地位,去开发技术,定义社交连接的未来和下一代计算平台。我们正在从事具有历史意义的工作。我相信,只要我们更高效地去工作,我们将可以走出当前的下滑趋势,变得比以往更强大、更有灵活性。“

一些投资者们的看法与扎克伯格大相径庭,持续下滑的业绩、充满不确定性的高额投入,已经让投资者对扎克伯格和Meta产生了质疑。

虽然扎克伯格作为Meta联合创始人持有Meta的13%股份,但通过特殊类别股份控制了公司54.4%的投票权,这也为其施展元宇宙雄心打通了”绿灯“。

扎克伯格对 Meta 的控制权正在引发投资者的不满,在Meta今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一项废除超级投票权股份的股东提案获得了28%的投票支持,高于2014年类似提案获得的 17% 支持率。

在Meta发布表现欠佳的三季度财报的第二天,Meta的长期股东AltimeterCapital的董事长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其中指出在过去18个月里,Meta股票下跌55%,市盈率从23倍降至12倍,不及其他科技巨头的一半,并指出Meta需要保持财务健康,重新建立投资者、员工和科技界对其的信心。

至于如何重获投资者的信息,上述投资人提到Meta可以削减至少20%的员工开支、将每年的资本性支出从300亿美元削减到250亿美元、将每年元宇宙项目的投资金额控制在50亿美元之内等。

显然,扎克伯格此时裁员,削减员工开支,本质便是想拯救Meta当前衰退局面,重新获得投资人信心。

事实证明,这一方法确实奏效很快。宣布裁员当日,Meta的股价便上涨5.18%,至101.47美元,截至11月15日,股价已经升至117.08美元,且仍有上涨的趋势。

扎克伯格的三个“误判”

Meta股价情况,图/富途牛牛

虽然通过裁员,Meta短暂的获得了资本市场的回暖,但裁员带来的降本,在吞金的元宇宙面前只是”小巫见大巫“。

长远来看,造成Meta如今困局的仍是扎克伯格在元宇宙业务上的激进,因为元宇宙的投资和亏损,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Meta的核心业务——广告业务的收入,这才是投资者真正担忧的事情。

而对于目前的扎克伯格而言,将元宇宙项目的每年投资金额控制在50亿美元之内几乎是不可能的。

裁员过后,Meta如何真正重新获得投资人的信心,仍是摆在其面前不容逃避的一道难题。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dwj/15391.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