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钩风险、联创溺亡 MakerDAO的多事之秋

admin  2022-11-01 16:15  评论 0 条

据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1 日,MakerDAO 前技术合作伙伴、DappHub CEO、Balancer 联合创始人 Nikolai Muchgian 在波多黎各康达多海滩 (Condado beach) 被发现溺水身亡,年仅 29 岁。

Nikolai 在加密领域非常活跃的开发者,参与过多个区块链项目。他参与设计了最初的 DAI 合约架构,并创建了 Balancer AMM,还曾防止了 MakerDAO 发生类似 The DAO 同样的攻击。Nikolai 逝世讯息得到证实后,Tether 创始人 Craig Sellars、21stParadigm 联创 Dylan Leclair 均公开表示悼念。

去世消息传出的前三天,Nikolai 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有关美执法部门的部分信息,并表示遭遇威胁。他在自己的推文里写道:「CIA、摩萨德和 pedo 精英正在波多黎各和加勒比群岛开展某种性交易圈套勒索。他们会用我的前女友安插的笔记本电脑陷害我,她是一名间谍。他们会把我折磨至死。」

脱钩风险、联创溺亡 MakerDAO的多事之秋

目前关于该事件进展的信息较少,无法确定 Nikolai 遇难是否与上述实体相关。但康达多海滩因有着强烈的暗流,一直被认为是一个充满危险的海滩。据当地媒体报道,此次溺亡事件已是近 15 个月内的第二次。

过去几个月可谓是 MakerDAO 的多事之秋。在 Tornado Cash 制裁新闻爆出后,DAI 如何确保自己的去中心化能力一直是 MakerDAO 社区甚至整个加密领域热烈讨论的问题。团队还一度提出将所有 USDC 置换为 ETH 的提案。

Nikolai 的逝世正好发生在 MakerDAO 又一重大变革的节骨眼上。

早在去年 10 月,MakerDAO 创始人 Rune Christensen 就指出了 DAI 当前的潜在风险。首先,超 80% 的 DAI 是以 USDC 为主的中心化稳定币质押品铸造的。其次,Maker 本身越来越依赖其他可能受到来自监管机构和执法部门压力的现实资产。对此他也提出了「Clean Money」的概念,作为 Maker 未来的新愿景,以应对未来发生的灾难性事件。

而在 Nikolai 逝世的前几天,MakerDAO 通过了一项治理提案,开始向其创始人 Rune Christensen 提出的「Endgame Plan」终极计划愿景过渡。据悉,这将推进其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重组。在最近多数票支持引入八项 Maker 改进建议(MIP)后,MakerDAO 将推出 MetaDAO,并启动一个新的资金库,为该协议创造更多收入。该计划从根本上改变了 MakerDAO 的多个方面。(BlockBeats 注,以下内容来自转载,原文详见《Maker 史上最大规模重组,DAI 未来或与美元脱钩》)

Maker 的「终极计划」

Maker 的终极计划是对 Maker 协议的许多方面进行根本性的重新设计。其中一个变化是创建各种 MetaDAO——拥有 Maker 功能或增长部分的小型社区。名义上,MetaDAO 应该帮助管理 Maker 治理一直在努力解决的一些政治和人际关系问题。每个 MetaDAO 都有自己的资金库,MetaDAO 不会控制这些资金库,而是由 Maker Core DAO 控制。

每个 MetaDAO 也将有自己的 Token,操作自己的前端,并将有 yield farming。MakerDAO 将从一个双 Token 系统(加上质押品)转变为一个多 Token 系统,通过复杂的 Token 经济系统,允许 MetaDAO 创造自己的价值,同时仍将价值返回给 Maker Core。目的是让 GovernorDAO 负责组织 Maker Core 的去中心化劳动力,CreatorDAO 专注于 Maker 生态系统中的增长和创新,ProtectorDAO 专注于调解 Maker Core 与现实世界的互动。

Maker Core 仍然由 MKR 持有者而不是 MetaDAO Token 持有者管理,将始终保持对所有 MetaDAO 及其资产的控制。MetaDAO 中的投票是信号,执行要由 Maker 管理层投票。除了打破 Maker 目前的组织结构,终极计划还打算从根本上改变 MakerDAO 所采取的质押品类型和立场。

Rune 认为:「对加密货币的物理打击可能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发生,被『无意中伤』的合法用户也没有维权的可能性。这违反了我们过去用来理解 RWA 风险的两个核心假设,使威权主义威胁更加严重。」Rune 在 Maker 中加入这些变化的动机是希望 Maker 更能抵御审查,让监管机构更难施加压力。

Rune 为 Maker 设立了三个阶段:

第一种叫做「鸽势阶段」(Pigeon Stance),基本上就是 Maker 现在的状态。在这一阶段(计划持续两年半)中,Maker 专注于赚取收入并为下一阶段存储 ETH。

两年半后,除非推迟或提前开始,否则将进入「鹰姿阶段」(Eagle Stance),将可扣押资产减少到总资产的 25% 以下。如果有必要,他们打算在这个时候打破 DAI 与美元的挂钩。

最后是「涅槃阶段」(Phoenix Stance),只有在全球不稳定时期或质押品可能遭受攻击时才会启动。记住,这种情况随时可能出现,而且没有任何警告。在这一阶段,所有剩余的可扣押资产被出售,获得更多的 ETH。

最后,如果资金库不足以清偿债务,而协议盈余又不够,那么 MKR 将被出售到市场上以保持协议的偿付能力。

Maker 实际上改变是什么?

在「终极计划」之前并没有做出所有这些改变。他们创建了一个由协议控制的仿真保险库,用于保存 stEth。它扩大了一些核心单位的授权范围,改变了质押流程,并删除了一些旧的改进提案(MIP)。启动第一批 MetaDAO 的过程正在开始。

计划的其余部分尚未公布,但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开始了倒计时。预计三年后将转向「鹰姿阶段」,并可能打破与美元的挂钩,但 MKR Token 持有人仍然可以选择无限期推迟过渡。MKR 持有者最终可能会被激励无限期地延长「鸽势阶段」,并继续寻找继续提高收益率的方法。

打破 DAI 与美元的挂钩的后果

如果 MakerDAO 选择进入「鹰姿阶段」并打破固定汇率,那么它将对整个生态系统产生二级影响。任何隐含或明确假设 DAI 与美元挂钩的协议都会面临脱钩问题。MakerDAO 创始人 Rune Christensen 是目前为止推动协议改变的最大声音。他正确地识别了协议的风险,提出了他支持的解决方案,并通过了信号表决。但他设计的「鸽势阶段」的结构可能会让 MKR 持有者可以「不作为」而获利,从而消减他们处理所发现的问题的积极性。如果「解决方案」继续推进,它将永久改变对 DAI 的需求及其在生态系统中的位置,并可能破坏其他协议。

MakerDAO 能否度过这个多事之秋?之后又会走向哪种汇率制度?这两个问题似乎决定着整个加密世界的未来。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dwj/14673.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