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持有1.35%股份 王思聪被“名堂”狠狠地蹭了一波流量

admin  2022-10-19 02:54  评论 0 条

作者 | XiaoZ@iNFTnews.com

近日,一家名为名堂Mint Town的数藏平台正式上线,在发售首日便吸引了众多用户哄抢。截至申购结束,已经产生了74万个签号,通过摇号的方式随机抽取2500个中签用户,从而获得购买名堂造物卡的资格,整体中签率低至0.003%。

仅持有1.35%股份 王思聪被“名堂”狠狠地蹭了一波流量

但不少人还在纳闷,这家名为“名堂MintTown”的数藏平台,为何能在寒冬下的数藏市场激起一片火花。

据官方介绍,名堂是一个“集数藏、娱乐和社交于一体的元宇宙社区”,“造物卡”将是它们发售的第一个数字藏品,售价为499元,将发行5000份。

其中,5000份藏品其中市场流通4000份,2500份用于公开抽签发售,1500份优先发售给合作伙伴以及用于抽奖等活动,此外还有1000张造物卡将留在运营团队手中,用于锻造新的藏品。以此计算,名堂创始藏品发行总价值达到249.5万元。

未来,造物卡的持有者将拥有虚拟世界“名堂镇”各项重大决策的治理权和投票权。同时,造物卡将成为名堂未来发行新藏品的必要原材料,2022年发行藏品需8张造物卡,每过一年数字减半。

不少人用户认为,名堂这次的玩法非常罕见,在一般情况下,数字藏品的发行量一般都会保持在几百份左右,而且发行量越大,其价值越低。基本上千份的发行量、单价都会在百元以下,但也不排除其为创世藏品的原因。

但这些都不是吸引大量用户的主要因素。据悉,许多网友是冲着王思聪来的,而这家数藏平台与王思聪之间存在着微妙的联系。

王思聪入局数字藏品?

据官方介绍,“名堂MintTown”由魔方文娱集团孵化,集团旗下有薄荷镇艺术、摩天轮票务、香蕉娱乐、魔方演艺等子品牌,业务涵盖演出主办、票务销售、艺人培养等娱乐全产业链。

天眼查显示,“名堂MintTown”的运营主体上海薄荷镇艺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8月15日,注册资本2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孙茜婧。该公司股东包括上海香蕉计划娱乐文化有限公司、上海魔方泛文化娱乐集团有限公司,及自然人刘刚。

其中,上海香蕉计划娱乐文化有限公司持有上海薄荷镇艺术科技有限公司的5%股份,而王思聪持有上海香蕉计划娱乐文化有限公司27%的股份。

仅持有1.35%股份 王思聪被“名堂”狠狠地蹭了一波流量

换言之,王思聪仅仅只是间接持有薄荷镇的1.35%股份,这与媒体大肆报道的情况截然不同。

其实这种炒作手法在数藏圈早已司空见惯,之前已有多家数藏平台以国资背景为名大肆渲染。但事实却是,背后的国资背景仅仅只是间接甚至是间隔着多重股份的联系,然而就是这微乎其乎的联系,被平台媒体大肆渲染,王思聪也“被”成为了寒冬市场下数藏圈的流量密码之一。

启信宝App显示,早在2021年11月5日,王思聪就辞去了董事长职务,由麻闻多接任。

仅持有1.35%股份 王思聪被“名堂”狠狠地蹭了一波流量

股东信息显示,目前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上海魔方泛文化娱乐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从10%上升为62%;王思聪拥有27%的股份,是第二大股东。

仅持有1.35%股份 王思聪被“名堂”狠狠地蹭了一波流量

第三方信息平台启信宝资料显示,2019年7月15日,王思聪持有的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蕉文化”)股权被冻结,股权金额达6850万元人民币,一直到2022年7月14日才“解冻”。

如今王思聪的热度已不提当年,在社交平台也几乎看不到他的影子,但在当今炒作至上的数藏市场里,任何微乎其乎的关系都会被放大,平台媒体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流量密码。

数藏市场背后衍生的产业链

名堂MintTown公众号发布的《申购邀新活动违规用户处罚公告》显示,在名堂本次的申购邀新活动中,我们发现部分账号存在机刷等违规行为,并进行了两次审核排查,第一次排查时间为2022年10月11日20:00,第二次排查时间为2022年10月13日12:00(申购截止后)。

第一次违规账号排查结果:总计106,736个签号为违规(机刷)签号。所有违规签号都已做无效化处理。

其中情节较为严重的84个账号所持签号,都已被清零并取消该账号参与本次申购冲榜及申购抽签的资格。

申购邀新榜单已在首次排查后4小时内根据处理后的数据完成重置,且名堂进行了安全升级,全方位提升防护能力,屏蔽机刷行为。

也就是说,在74万个签号中,其中就包含有10万的虚假数据,在这里不得不提到背后衍生的产业链——“机刷”。

自数字藏品出现以来,平台为了实现扩大用户目标,会开展拉人打榜等一系列活动,比如邀请到指定的人数会给予数藏奖励,并且榜上排名靠前的用户会获得苹果电脑、手机等奖励,在如此丰厚的奖励下,衍生出了新的产业链——“机刷”。

用户只需花费一定的金额就可以购买人头,而一个人头则需要1至5元的金额不等。如某平台榜一邀请了5000人,假如使用机刷至少需要花费5000元左右,并且榜一的奖励还会有苹果手机或笔记本电脑等,这样下来,用户完全不亏甚至还会大赚一笔。

纵观数藏平台市场,在上百个平台的拉新活动下,“机刷”的背后的产业是非常可观的,尽管平台均具备检测舞弊技术,但也不妨碍人工“机刷”等技术的出现,而这些衍生产业在数藏市场背后各显神通。

结论

从1.35%的间接持有股份来看,王思聪与这个平台的关系微乎其乎,只是媒体平台借此来大肆营销。

如今数藏市场面临着寒冬,虽然名堂借助王思聪的话题获得了很好的流量,但数藏平台的发展不仅仅需要流量曝光,更多还是需要靠自身的实力,如品牌的运营、IP的价值和采纳市场的建议。而不是照葫芦画瓢来卖图片甚至是炒作图片,这样的玩法和逻辑的时代已经过去。

对于用户来说,在炒作盛行的数藏市场下,用户更需要理性对待,避免去盲目跟风,在大环境下行时期,手里握着资金比投资更为重要。

本文地址:http://www.xinhua1net.com/dwj/14450.html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